Search

【奇異恩典】病痛中摸索習畫,八十二歲胡奶奶開畫展

文.攝/林曉盈

胡雪琴,現年82歲,從小過繼給養母,在新竹北埔長大。十五歲到台北工作,工作之餘上補習班學習珠算及打字,以求謀得更好的工作。因緣際會認識丈夫,結識四年後結婚,隨之定居高雄。婚後生下三女一男,專心照料家庭。

75歲時罹患乳癌,旋即開刀治療。半年前因膀胱手術,在家躺臥休息三個月,靠自行摸索,創作水彩畫及油畫,主題多為鄉村風景、靜物、花卉、人像等。2018年三月中(3/16~4/10),在高雄灰灰基地美術館舉辦《胡奶奶的草地及圓圈圈》畫展,展示病中作品約110幅,並以貓狗罐頭代替門票,捐贈「高雄市灰灰友善動物協會」,為流浪貓狗盡一分心力。

六年前,我的三女婿趁生日買了一台電腦給我,剛開始他有稍微教我怎麼用,之後我就開始自己摸索、玩電腦。我在部落格上前前後後寫了100多篇文章,裡頭有回憶錄、時事評論、還有畫圖說故事(小畫家),後來改用臉書,文章也寫得比較短。

半年前因為膀胱開刀,醫生說要休息三個月。我是一個一天到晚找事做的人,根本躺不住,心想我對畫畫有點興趣,於是在開刀前就積極準備開刀後畫畫這件事。

回家休養時,一開始先試水彩,買了一塊板子,讓我躺著時可以把板子夾著作畫。等到差不多可以稍微坐起來,我便用半躺的方式畫油畫,不過實在很不好畫,顏料經常沾得我全身都是。術後滿三個月,我的身體又更好一點,但背部隨時需要有支撐。一直到我可以坐起來、椅子可以推直,才開始買畫架,正常地畫油畫。

我的想法是:不管畫得好不好、醜不醜,既然畫了就要把它保存下來,畢竟是八十幾歲生病中畫的,可以留作紀念。所以我都用頂級的老荷蘭油畫顏料,小小一條平均就要800元,畫布也幾乎有一半是全麻的,很花錢。跟店家買的時候他們也會一直提醒:「阿嬤~全麻是給人收藏用的……畫家不會用全麻的來賣……划不來。」

我畫畫沒有看任何東西,而是用自己的腦袋去想像。小時候我住在鄉下,有茶園、喇叭花、野花……,所以《溫哥華的步道花園》這幅,在我想像中它就是鄉下的樣子;《非洲槿》也是我看過,然後想出來的。我盡量用我的腦袋去想要怎麼畫,也會想下一次要畫什麼,所以腦筋一直在動。

我的二女兒喜歡買小東西,常去灰灰基地喝咖啡,因而認識了那裡的工作人員綺珍。我本來沒有打算開畫展,綺珍因為看了我的臉書、又看了我的畫,就鼓勵我辦畫展。

「圓圈圈」也是在綺珍的建議下養的。她知道平常家裡只有我和外傭兩個人,女兒們只有晚上才回來一起吃飯,就建議我養一隻貓狗作伴。狗比較麻煩,需要帶出去遛,貓比較可愛,剛好綺珍有一隻很會吃醋的貓,讓她很傷腦筋,我就把牠帶回家,無聊的時候逗逗牠玩。牠也很聰明,吃飯時間一到會叫我出來吃飯,如果我沒出來,牠就會坐在外面等。

這些畫是我生病中畫出來的,我覺得是神的恩典,所以我開畫展不是以賺錢為目的,而是屬於義賣性質。畫展的門票全數用貓狗罐頭來代替,捐給「高雄市灰灰友善動物協會」;賣出去的畫,所得一半給灰灰、一半給教會,我是以奉獻為主,不在乎金錢。

現在我去外面,走路走不遠,經常走一下就需要找地方靠一下,不到半個小時就撐不住了。不過我是殘而不廢,在家裡,我隨時可以坐下來玩電腦、畫畫,找喜歡的事情做。聖經上說活到八十歲算長壽,這樣說來我是長壽的。

我現在最怕的是失智症,得病之後,人活在另外一個世界,無憂無慮,但是活愈久,愈累死兒女。所以我會常常想:接下來要學什麼?或是動腦筋搞東搞西。我的生活就是不斷的學習,也覺得人生應該要活到老學到老。我也鼓勵老年人不要整天傻傻的坐著,最好多用腦袋,才不容易得失智症。

本文提供:我寫,故我在
同步刊登於:愛長照



我寫,故我在

如果不為生活的吉光片羽寫下記錄,生命的軌跡好像就會慢慢變淡,淡到七十歲時我已經忘記以前所擁有的小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