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廟會趕集般的伙伴情誼

民國六十年左右,也是我讀小學時,我很瘋狂迷戀幾套棒球漫畫,內容大概不出來自四面八方的「奇型怪狀」的英雄好漢,雖然各有各的缺點與不足,但是組合起來恰巧就是一隻堅忍不拔,屢敗屢戰,最後嬴得勝利(最重要的是嬴得彼此的友誼與信任)的團隊。

我非常喜歡這樣的故事。

我也深深相信,不管是一群原先是如何平凡的人,只要他們有著共同的理想,那麼他們就能夠面對挑戰並且完成他們從未想過能夠實現的成就。

長大一點,我最喜歡的書是「十五少年飄流記」,然後到了中學被水滸傳裏那種英雄豪傑的道義情感給吸引,上了大學不免就想尋找「未央歌」書中,那種朋友間真摯的情意。

出了社會,在忙碌緊張現實又功利的社會中,總會遺憾,古代人間那種曲水流觴的逸趣,踏花歸去的自在,或者狂放醉酒的豪氣,肝胆相照,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的時代,好可惜沒有趕上。

可是後來一想,呵!我們也可以有我們的。

或許這是這些年來,不斷地吆喝著朋友一起做點事的動機源頭吧?

高中時的老同學羅綸有十多年前為我出的第一本書所寫的序這麼形容:「偉文在荒野最大的成就應該是他為保育守護、兒童教育,甚至議題抗爭都注入了盎然的趣味,帶動了更多懷著大愛做小事的人一起加入,讓一個個活動都像是廟會趕集,讓參與本身變成青春的巡禮,快樂的出航。」

的確,我最喜歡和朋友一起努力,一起完成事情的那種伙伴情誼,那種不求名不求利,為了理想而一起付出的純真胸懷。

甚至有時候自己不做什麼,只是靜靜站在一旁,看著許多朋友,相熟的,不相熟的,在燦爛的笑聲中來來去去,就好高興,好想告訴所有的人,有一個地方,有一群人,是這麼認真這麼快樂的在過生活。

我常常把荒野裏的活動想像成古代的「趕集」。一聲吆喝,朋友們就從四面八方響應,大伙肩挑手提,騎著驢趕著牛,每個人都不可或缺,但也沒有那一個人是主角。

有時候想起來,我自己這大半輩子無非也是這樣一場閒情,一場起鬨,朋友們一吆喝,大伙一湊手,再難的事也敢去動一動!

回顧我從小到大所追求的,好像就是和朋友們一起做些好玩又有意義的事情?

講得更具體一點,就是除了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之外,也盼望周邊的朋友也都能過著更覺知的生活,同時儘已之力將我們能幫忙的範圍擴大。

至於什麼是「更好更覺知」的生活,對於不同的人來說,認知必然不同,適合的途徑當然也不同,但是我相信追求「真、善、美」應該會是共通的價值與生命的需求。因此,透過為公益所義務付出的努力,以及重新體會到大自然的美麗與生命力,會是適合大部分人的方式。

不管是個人或組織,不管是營利或非營利機構,都會談到要成為偉大的長青機構,最關鍵的兩大動力,一是堅持核心價值,二是願意挑戰和改變核心價值以外的每件事。

對我個人來說,堅持核心價值就是始終懷抱著自己的夢想。

(以上文字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提供:李偉文的聞見思



李偉文的聞見思

我聞、我見、我思


發表迴響

0 Shares
Share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