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8慢慢來兒童市集

四月初的時候,我們參加了慢慢來市集,媽媽的目的是為了讓小孩練膽量、體會賺錢不容易,小孩則是一心想賺錢。賺什麼錢?賣自己的二手玩具和媽媽的二手書,還有媽媽提議的「賣服務」。賣什麼服務?媽媽想了一些服務讓孩子自己選,最後兄弟倆決定要講冷笑話以及和客人比賽釣魚。

市集活動前一週,我們才開始慢慢前置作業。除了擦書、粘標籤、練身手…,還有一些活兒有待處理,距離週六的書店開張只剩幾天可以準備了。對了,我們的攤子叫做「草莓書店」,因為孩子們說:「我們很喜歡吃草莓,然後我們也有賣書。」

賣二手貨很簡單,但不是東西擺出去客人就會自動上門,還得厚著臉皮叫賣才行。

市集當天,我們的攤子還沒開市,兄弟倆就被隔壁攤的戰鬥陀螺叫賣聲吸引,向媽媽借錢的時候,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等到回家要還錢時才驚呼:「我、要、破、產、了!」

哥哥畢竟大了弟弟兩歲,膽子的確有大一些,敢開口叫賣(但次數數的出來),弟弟就遜色一點。不過凡事總有第一次,遙想當年我初到菜市場幫阿母,根本是一種累贅吧。

市集前一晚做好的「冷笑話」盒子,當天擺攤時,哥哥後來默默把它從攤位上拿下來,「為什麼不擺上去呢?」「因為我不想講~」昨天明明練過、也講的很嗨的人,今天偏偏不想講了。

不只小孩有待改進,阿母自己也沒好到哪去。攤位是先到先選,一開始我選了一個斜坡、離入口很近的位子,但,重點是旁邊沒有任何攤位。先生停好車把重物搬來:「這裡好嗎?嘸結市哩!」我回:「我們五點多就要趕快走了,這個位子離門口比較近、比較快撤退!」既然這樣的話,乾脆一開始不要來賣不就得了?後來當然速速搬離,另覓攤位。

兩個小時下來,生意不是太好,總計賣了兩本書,以及阿迪的小玩具三台,其餘原封不動帶回。倒是全家吃吃喝喝玩玩,花了不少錢。忙得很好笑的四月天。

本文提供:我寫,故我在



我寫,故我在

如果不為生活的吉光片羽寫下記錄,生命的軌跡好像就會慢慢變淡,淡到七十歲時我已經忘記以前所擁有的小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