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性別】學齡前性教育(之四)

[性別] 學齡前性教育(之四):朋友的實作分享。

剛剛博士班同學貞誼跟我說昨天晚上她跟她的小孩容容(約三歲半)的實際練習狀況,最後媽媽卡 關,容容實在太厲害了!

容容讓媽媽卡住的問題是:如果有人沒有經過我的同意還摸我,那你會對他怎樣?

貞誼對整個故事的敘述是這樣的:在講完我的「任何人要碰你的身體都要得到你的同意」教案後,容容就說:「好,那現在假裝牆壁是一個叔叔。馬麻馬麻,那個叔叔摸我,我有說不可以他還摸我。」

於是貞誼就跑去碰牆壁,說「你過來,你不要跑,我要請警察來。」

然後隨便拿一個長頸鹿過來當警察,警察說:「你怎麼可以這樣,我要把你關起來!」(接著就把牆壁關起來了,假裝)

又換長頸鹿演隨便摸他的人,容容還說:「長頸鹿摸我的手。」

然後換成米妮演警察,警察:「摸手喔?這個,嗯,別人說不可以你還摸是不對的,下次不可以這樣。」

於是容容問,為什麼沒有關起來?

貞誼說:「因為要看程度,有些比較嚴重就會關起來。」

容容又問,是你把他關起來嗎?

貞誼回答:「不是,我不能隨便把別人關起來。要叫警察來。但有時候警察也不一定能把那個人關起來。所以,嗯,先睡覺好了,明天再講,好晚了喔(打哈欠)。」

我在電腦前一邊看貞誼講的故事一邊狂笑,這個自己的腦袋很複雜、被「要解釋得多清楚,權力制裁這件事在什麼時候才會介入且有正當性」這個艱難問題卡住的媽媽啊!

我說,我覺得容容好厲害!周米謎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我覺得這是這種「開放式教養」有趣之處:

不同親子會擦出不同火花,孩子們可以長成立場各有不同,但腦袋開放、懂得討論的公民。

我想像如果是周米謎問我,我應該會回答:「我會去問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如果他說謊說沒有,或者他說的為什麼我們不接受,我就會叫警察把他抓走,這是警察應該做的事情。」(慘了,我發現我也會陷入「到底要講社會制度與社會分工到怎樣程度」的問題XD)

瞬間我跟貞誼都覺得,台灣小孩面臨的問題根源在於爸爸媽媽工時太長!每天回家都快累死,哪有時間力氣跟你討論思辯!

不過,這種思想、腦袋上的活絡,真的是可以玩出來的,而且每個爸媽的玩法都不一樣非常有趣。一時之間,這些複雜的問題也許很難解釋到讓他們明白,但隨著年齡增長、加上爸媽真的將他們視為平等討論的對象,看穿或解決問題的能力,就在過程中培養出來了


—- 影片:有一天,周米謎在 Alice Cafe book 玩,我在跟受訪者訪談。忽然她哭著從遊戲間衝出來,我跑過去,另一個媽媽也從另一邊跑過來,邊跑邊說:「一定是我兒子!對不起對不起,他很會捏人,連我都被捏得很痛!」

結果那個媽媽先我一步衝進遊戲間,我帶著還在哭的周米謎跟在後面進去想說讓弟弟自己說怎麼了,那個話都還說不清楚的弟弟已經被媽媽抱在手上,媽媽一邊問他:「你捏姊姊呴?你捏姊姊呴?」一邊捏弟弟的臉。 我明白弟弟為什麼會捏周米謎了orz

後來回家我一直跟周米謎說,被打了可以不要立刻哭著跑走,可以跟他說「不可以這樣!」再跑走來找我,「因為他打你就是要讓你哭啊!」然後我說,我們來練習說不可以吧。 結果她根本呈現一個無害的寵物狀態orz

 

▍相關文章:
學齡前性教育(之一):愛你的身體
學齡前性教育(之二):請用「任何人要碰你身體任何地方都要得到你的同意」取代「不可以讓別人摸泳衣遮起來的地方」
學齡前性教育(之三):用實質的允許名單取代「小心陌生人」

 

(以上文字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提供: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一個媽媽,一個小孩,還有性別的、多元價值的,家的樣貌。


發表迴響

Share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