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書屋】陳爸:希望讓孩子們知道社會是多樣的 - MDN Kids-國語日報社
Search

【孩子的書屋】陳爸:希望讓孩子們知道社會是多樣的

文/宋鬱涵
圖/孩子的書屋提供

 
▲ 黑孩子的故事,攝於2016年。

「家庭」對許多人而言,或許是個能夠安心依靠、放鬆自在的避風港,對某群孩子來說,卻可能代表著壓力、艱辛與無助。

在台灣,有這樣一群孩子,由於家庭的功能不彰、結構脆弱等問題,在成長階段無法獲得良好照顧,沒有適當的學習環境,以及學習機會。孩子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家庭和生活條件、卻也為此扛起許多責任。為了生存,其中有許多孩子不得不因而脫離學習軌道,早早進入社會體系工作;也有部分孩子走入「歧途」,尋找在家庭和學校無法獲得的溫暖或認同……。

酗酒、暴力、吸毒……,大多數人無法想像的生活景況,卻是這群孩子每天得面對的日常風景。原生家庭的失能,在這群孩子們的心口上烙下創傷,讓他們拚命想逃離。

黑孩子:少了光芒的「黑」 珍惜的「孩子」

孩子們口中的「陳爸」陳俊朗,自2000年起,從台東知本的建和社區開始創辦「孩子的書屋」,至今共蓋起了十間書屋,透過書屋的學習場域,陪伴著十四個社區的孩子。在這之中,有一群孩子,被陳爸稱作「黑孩子」。他是這樣描述的:

「以前稱行為偏差的孩子叫『壞孩子』或『不良少年』,專業則稱『非行少年』….。書屋有許多符合類似定義的孩子,我們對外都用『黑孩子』來替代。
在與這些孩子長久相處過程裡,我們看得到孩子被環境造就的被動,也參與他們因此承受結果的無奈和一些忿恨。感同身受的情緒裡,孩子們慣性地有點少了光芒的暗『黑』,『孩子』則是對他們的疼惜,所以叫『黑孩子』。」

「黑孩子」──即使是站在閃耀、絢爛的太陽底下,卻仍然不被看見的孩子。這群孩子散落在社會各個角落,並總是容易被國家體制、政策所遺忘。他們可能就在你我身邊,只是我們沒發現;又或者,是我們選擇忽略了。

 

黑孩子育成計劃 多元教育的實踐

陳爸看見了孩子們的困難,試圖理解他們的處境,也開始參與他們的生活。自2010年開始,「孩子的書屋」在經營上逐步設置了中央廚房、烘焙技職班、烘焙坊、農業組、營繕組、咖啡廳…等,每一個組別都有一個專業人員帶領,讓黑孩子從學習、實習開始,慢慢地成為正式員工。藉此,孩子們可依據自己的興趣選擇學習項目,也能達到實作中學習的成效。未來,陳爸也希望能夠建立早餐店、理髮廳、火鍋店…等兼具營利與學習的場所,讓孩子們學得一技之長與社會接軌:

「這些孩子因為成長環境的關係而沒有好好地學習,也沒有養成好的生活習慣和就業習慣。書屋希望能給他們三年的時間,透過做中學的方式,從實作中習得一技之長、能自己照顧自己。這些孩子大部分是低學習成就的孩子,在本質學能與就業技術上都大量地缺乏,我們試著依照他們的特質,提供做中學的機會。」

當問及過往經歷,陳爸這麼說:「我的經歷有些複雜,但看不得別人不好、遇到不平會想做些什麼、不太會急躁,這三個特點一直帶領著我的人生方向。」或許,正是因為那份「看不慣別人不好」的性格,才開啟了這段長年陪伴孩子的路。

「陪伴」的難題

對孩子們來說,陳爸是老師、是朋友、是老闆,也像是一位父親。陳爸坦言,「陪伴孩子、接受孩子們的一切」,這件事情需要非常大的耐心與信心,即便是花費了好幾年的時間,也時常看不見改變的成果,只能等待孩子願意敞開心胸。

「帶領這些孩子,最大的困難是,要像剝洋蔥一樣,一層又一層地慢慢伸入孩子最內層的困難」

另一方面,願意接觸這些孩子的人並不多,這當中能獲得孩子的信任、使得孩子們願意進一步接收帶領的人,更是少數。這也導致了陪伴許多孩子的責任都集中落在特定的書屋老師身上,因為需要負責的孩子過多,他們也無法更深入、有效地帶領孩子。

此外,帶領孩子們的成效常常無法以所謂的「績效報告」來進行評估,這也會造成募款上的困難。陳爸說,雖然這些事情讓人挫折,但解決這些問題其實不會有快速的方案,必須經過時間去累積經驗,最終找到解決的良方。

透過黑孩子育成計劃,陳爸重新找到了帶領「黑孩子」的方法。然而,讓台灣的社會大眾看見、甚至是重視黑孩子的處境,陳爸認為,還是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就我接觸的經驗,當成故事聽聽還可以,真的願意理解的人並不多。」

而藉由與他人溝通的過程,陳爸也觀察到這些黑孩子,很容易被人們從外表上理解成流氓、壞孩子或滋事分子:

「害怕或心理排斥是正常的。所以我們努力的方向,是透過各種管道,從『表面的理解』逐漸轉化成『了解背景』的合理了解。」

透過媒體 傳達黑孩子的故事

為了讓社會大眾更容易接觸到弱勢孩童的處境,媒體成為了重要的媒介。當問到陳爸如何看待黑孩子與媒體的關係,他說:「黑孩子具備濃厚的故事性,但足夠的了解是不容易的。」他一直期待著能夠有更多的媒體,願意花更多的時間去了解這些孩子,將他們努力的過程與成功的故事,傳達給更多的人知道。一方面,鼓勵有相同背景的孩子,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孤單;另一方面,也讓幸福的孩子們知道「社會是多樣的,還有很多孩子過得並不幸福」,從而珍惜目前所擁有的幸福。

孩子們的育成中心:黑孩子黑咖啡

工班的黑孩子們接觸建築知識、學習建築工法,在陳爸帶領之下,於今年2月蓋起了「黑孩子黑咖啡」(或稱「黑黑咖啡」)。坐落在台東知本的台11線172.5公里處,它不只是一間咖啡屋,更是書屋孩子們的育成中心,透過實作訓練,讓孩子們習得咖啡相關技術,並從中重拾學習成就。

 

繪本《黑孩子》[1] 讓社會看見黑孩子的開始

今年夏天,孩子的書屋也與潘晌仁、陳怡揚兩位作者合作出版了自製繪本《黑孩子》。陳爸說,會選擇繪本,主要是希望能讓一般低年齡的小朋友可以認識到黑孩子;另一方面,考量到黑孩子的閱讀習慣,「繪本」也許會是一個能讓他們更容易接觸與消化的形式。

每一位黑孩子雖然有著看似類似的外在境遇,但隨著各自生命歷程的不同,也面臨著不同的難處。《黑孩子》繪者陳怡揚表示初次接觸到黑孩子的時候,就已經對這個「伴隨在我們生活中、卻很陌生」的故事感到震撼。

陳怡揚透過有趣的圖像語言呈現了黑孩子的生命故事,她希望可以做到「把一個故事講好」,唯有如此,黑孩子的故事才能真正地被讀者看見、被社會記住。在她畫的每一幅圖畫中,除了描繪了黑孩子的真實生活,也藉著「感受」試圖去建構另一種虛幻的想像情境。她表示,這樣的效果出乎意料地不錯,許多孩子在看完繪本之後,也會依照他們自己的「印象」去畫黑孩子。

「近年來許多孩子被送進同質性太高的環境,導致孩子們不知道他們所生處的社會有多少面貌。就一個從小就讀不太下文字書的我來說,我相信的是圖像的力量以及衝擊力,也相信圖像能給孩子的刺激。把一個故事講好,讓故事在孩子心中冒一個小芽,這樣便已足夠了。」
──《黑孩子》繪者陳怡揚

《黑孩子》繪本文字作者潘晌仁也認同繪本是能以較低的門檻,讓大人、小孩都能接觸的方式。每位黑孩子的故事都有他的艱難與堅強,以動畫人物的方式去呈現、減少原本較為彰顯的硬漢形象,可以更親近讀者一些。

因為非在地台東人,潘晌仁在撰寫黑孩子的故事時,是戰戰兢兢的:

「當初陳爸鼓勵我用文字描述《黑孩子》的故事,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
需要練習更多的同理、想像黑孩子可能的生活和心境,同時知道那可能僅是他們面對真實生活的百分之一,對我來說相當衝擊,更是佩服黑孩子的心理能量。
過程中,聽陳爸談著黑孩子的生命歷程,其實繪本並非唯一被提出的呈現方式。
但我們最大的目的不過是想讓更多人了解,台灣有這群孩子的存在,無論在都市或鄉間。
希望父母、老師能帶著孩子一起看這本繪本,理解那些被標籤『壞孩子』符號的同學、朋友,有著另一面柔軟的心。」
──《黑孩子》作者潘晌仁

繪本《黑孩子》只是一個開始,陳爸強調,後續也希望有故事集,甚至是影片等形式的產出。希望可以透過更多的方式與管道,增加黑孩子被了解的視角以及深度。

 

[1] 繪本《黑孩子》中所定義的黑孩子範圍更廣,不僅限於工班。

 

關於孩子的書屋
「書屋,是孩子的避風港,是孩子的第二個家。我們帶著被大人也被自己放棄的孩子,找回自己、找回自信,重回學習軌道。」

▶孩子的書屋:Facebook 官方網站
▶ 黑孩子黑咖啡:Facebook(咖啡屋地址:知本路一段766號
點 [ 我 ] 支持書屋,幫助書屋落實自給自足。

 




發表迴響

48 Shares
Share48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