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偏鄉提琴手 激發自信勇敢逐夢

(見報日:106年5月17日)

文/陳淑蕙(屏東縣新南國小校長)

我一直相信,教育不是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了,才有希望!

誰說拉小提琴是家境富裕的兒童才有的特權?我認為每個學生都可以上臺演奏小提琴,更重要的是,我期望他們向自己證明他們也有夢想的權利。
缺乏自信    不敢期待世界美好
我任職的新南國小,位於屏東縣高樹鄉最北邊,是一所被砂石山圍繞的綠洲小學。校門口面對的主要道路,每天都有砂石車頻繁往來,呼嘯經過;環境艱難,學習資源貧乏,在這樣情境下成長的學生,確實需要幫助。
新南學童需要幫助,但絕不是物質的施捨;他們需要的,是被肯定,因為受肯定而變得自信,因為自信而勇於夢想──因為這樣的想法,我們決定要讓每一個新南的學生學小提琴。不是希望他們長大後成為音樂家,而是希望提供他們觀看世界和自我的新鏡頭。
但心態需要轉變的,卻不只有學生,還有家長。學區人口外移,少子化嚴重,平均每年級只剩十名學生;許多家長工時很長,陪伴孩子的時間不多,負擔家庭經濟已經不輕鬆,遑論讓孩子上才藝課。
學校克服困難    說服家長轉變態度
這些家長從來沒有想過要讓孩子學習小提琴,就算學校願意提供免費課程和小提琴,家長也懷疑是否有必要讓孩子上課,他們不認為自己的孩子有學琴的天賦。
學生學琴前,我開始先和家長溝通:「就算孩子目前的表現不理想,但是,如果我們給他們機會,他們應該就能學得會。」在家長半信半疑的眼光中,我們開始了小提琴的學習,全校六十三個學生,一個也沒有被遺漏。
我帶領全校教職員工一起加入學習行列,「連護士、幹事都有一把琴跟著練習」。每當小提琴教師到學校授課時,全校教職員就停下手邊事務,和學生一起學習。
有個患亞斯伯格症的學生,每次練習時,都會因為小提琴的聲音太尖銳而跑出教室,但教師不肯放棄,一次又一次的陪他嘗試,當他和同學一起上臺演奏時,家長在臺下默默流淚。另一個有閱讀障礙的學生,學科成績一直不理想,音樂學習卻進展卓越。因為教師的堅持和學生的不放棄,許多家長不再質疑學校,不再否定自家孩子。
教育希望工程    發現自我潛力價值
小提琴的學習並沒有想像中簡單,學生練習到第四、第五個月的時候,開始有氣無力,教師團隊也面臨信心的瓶頸。我想辦法帶領全校師生,租車到高雄市岡山文化中心觀賞他校學生演出,大家都被音樂感動了。
學生回學校後有了練習的動力,團隊教師也受到鼓舞再次出發,這一次的聆賞經驗,成為新南小提琴教育的轉捩點。
去年六月的畢業典禮,學琴不到半年的七個應屆畢業生,緩緩拉著〈卡農〉走上臺,感謝學校讓她們有機會在最後一年國小生活中,接觸到小提琴。
看著她們的自信笑容,我更確定自己的想法,我和夥伴所著力的樂器訓練,不是精英教育,而是一項「希望工程」。正因如此,去年受邀到高雄佛光山書展開幕式演出,我堅決讓全校學生上臺,希望每個學生都發現自己的潛力與價值。
        每個學生,都是獨一無二的珍貴種子;因為獨一無二,所以要用不同的方式栽培。教師團隊就像花園的園丁,沒有力量能改變「春夏秋冬」的循環運行,卻可盡心盡力付出,讓這些花朵更加燦爛的綻放。和學生一起成長的過程中,我發現,雖然是園丁照顧花草,但更多時候,反而是花草枯榮,讓園丁心情激盪的成長學習。

(以上文字不代表本站立場)




發表迴響

22 Shares
Share22
+1
Tweet
Share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