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單親】如果我死了

這個問題,我猜很多當爸媽的人都想過,也都(暗暗)恐懼過。不過單親家庭麻煩一點,因為雙親家庭兩個人同時死掉的機率小一點,單親家庭,一個人死了小孩就直接沒有一等親,相對更容易些。

我們的法律,對於小孩的監護權歸屬說是說「以孩子的最佳利益」考量,但在實際上,當監護權不是離婚的父母在爭,除非有「明顯而不恰當的」行為或狀態,往往會變成血緣親疏的考量,如果雙方都有意願,跳過親人直接讓無血緣關係的人收養,至少我不曾聽過這樣的判例。

 

我想要先從「什麼是孩子的最佳利益?」還有「誰來決定孩子的最佳利益?」開始說起。

如果爸媽全都沒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立刻可以想到的,接手養這個孩子的大人,勢必要增加很大的經濟負擔。也許他本來就有自己的小孩規劃好了從小到大的教育經費,瞬間多了一個(甚至更多)的小孩來瓜分或者必須從其他地方挪用,可能負擔沈重或根本負擔不起;居住空間的安排也被打亂;跟自己的和被留下來的孩子之間的關係都需要重新磨合。

但大家好像都理所當然地覺得這個孩子的阿公阿嬤叔伯姨舅該咬牙接手不太有人質疑「為什麼大人就非得要承擔這種天外飛來的責任?」

我生周米謎之前,就問了她的花蓮乾媽(那時她還住台北),如果我死在產台上,你可以收養周米謎嗎?你答應的話,我就寫遺囑。

她答應了。不過當時我沒寫,因為發生許多意料外的事,讓我一路忙到去剖腹當天都凌晨兩點多才睡(八點就要到達醫院報到)。還好我沒死XD

一直到前陣子,發生了一些事(不是因為災難新聞的關係),我又跟小孩的花蓮乾媽重提這件事,她考慮了一下,跟我說「雖然我相信這件事不會發生(指我在小孩滿十八歲前死掉),但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重點不是我懷疑自己親人對周米謎的愛,這件事無庸置疑。重點是我認為的「最佳利益」不是只有愛、只有經濟能力。我想要周米謎貼近自然地長大、在某些價值下長大、以某種我自己覺得比較好的生活方式長大、在花蓮長大、而我也承認某些特定意識型態是我非常抗拒且盡全力避免的,並且我弟已經有兩個小孩要養,多一個意料外的小孩,負擔沈重。

在這種「最佳利益」的考量下,周米謎的乾媽才是我心目中適合養大周米謎的最佳人選。

我們有接近的意識型態、生活方式、我根本是跟在先我一年遷居花蓮的她後面來到這裡的;對周米謎,她愛她、了解她、有經濟能力照顧她;她也不會阻斷我的親人跟周米謎之間的情感連結,不管從任何方面看,她都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人選,跟血緣真的沒有關係。

好,既然她說我想怎樣都可以我就開口問了在臉書上重逢、現在當律師的少年時代好友怎麼寫遺囑。她先說,「你知道小孩的生父也可以主張嗎?」我說我知道,但我不擔心,因為發生的機率微乎其微而且對方不曾照顧我們可以主張不適任。

她又說,「你知道你的家人可以去告她乾媽要求搶回監護權,而且很有可能遺囑怎麼說都無效嗎?」 這個比較打擊!

我說,即使我說得很清楚都沒用嗎?她說,會被納入考量,但血緣關係真的是很重要的考量。

我說即使媽媽意識清楚的狀態下分析她自己認為的最佳利益是什麼也不可以嗎?她說,不會是法官唯一的考量。

我那時狂剿:「天啊,請尊重當事人意願!」 所以我就跟她說,那這樣,如果我死了,小孩乾媽被告,你要幫她打官司。她答應了(感動)。

 

後來我跟小孩的乾媽說,如果你是男的,至少我們可以假結婚解決這個問題,今天你是女的,我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

 

所以對這種理所當然血緣優先的法律預設有所質疑的人,請支持伴侶法立法,其中的「多人家屬」就是這個意義:我跟周米謎、周米謎的乾媽並不需要有除了「我死了乾媽會領養周米謎」之外的承諾,但這是我努力為孩子考量「最佳利益」、以「這個世界上最了解這個孩子」的身份事先規劃若有意外發生誰適合養大這個孩子而不是讓其他親人措手不及,被指定的人也有心理和實際準備,如果關係有變遺囑可以隨時調整符合每個當下的「小孩最佳利益」。

我相信即使在其他父母身上,經過這麼多深思熟慮下決定的人選,也絕對比「血緣優先」的這種無彈性原則要來得好。

周米謎八個月大,某個上班日乾媽休假和我們一起去烏來某餐廳吃飯,飯後在陽光從窗外灑進來的榻榻米上坐了很久。周米謎那時候還是爬行獸但已經聽得懂很多人話非常好玩,乾媽當時已經決定移居花蓮,我則是剛結束了一科資格考,人生都在往「成為我們現在的樣子」的路上前進。

(以上文字不代表本站立場)


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一個媽媽,一個小孩,還有性別的、多元價值的,家的樣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