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家暴受害者的告白:也許你不覺得是傷害 但我的心已被撕裂

一句「家醜不可外揚」會隱忍出多少傷害。
(示意圖,Credit:Pixabay)

我從小到大就被灌輸「家醜不可外揚」。因為我爸爸覺得他的面子,一斤至少值千萬以上,所以我這篇告白文章很危險,但我希望藉由我的經驗,能讓很多其實已被家暴卻不知這是家暴的受害者,能為自己找到一線生機,離開這痛苦的泥沼。

一切的分水嶺都在我母親因病猝逝後發生,那時我才11歲,只是個孩子!我的父親爛賭成性,有錢會賭到輸個精光,再想辦法拿錢去賭。媽媽過世那晚,爸爸還在雜貨店跟人打牌,那晚手氣不好輸很多,我在家目睹媽媽昏倒之後,衝去找他,要他載著媽媽去急救,他不肯離開,只因他輸錢想回本。一直到我哭著下跪拜託他,才心有不甘離開,所以我知道我媽媽會延誤就醫,有一半原因是這爛賭成性的父親,其實我真的真的很怨恨。

母親過世並沒有打醒他,因為賭已種在他的血液、細胞、大腦裡。在我國中那三年,有爸爸跟沒爸爸一樣,他一賭就是幾天幾夜不回來,也從不打電話關心我,反正我有家可以回,有學校可以去,人也不會不見。直到我國三面臨聯考,我用姐姐姐夫們給我的零用錢去報名補習班的聯考衝刺班,某天中午休息,我準備去買午餐,半路被爸爸攔劫說要載我回家吃粽子!「什麼?可是我中午只有30分鐘休息時間,我不能回家。」我爸回了一句「好,妳給我記住!(台語)」接著很不爽的離開,但眼神很怪。

當晚補習回家,他不在。我在客廳背著門看書,聽到有人在幹譙的聲音,還來不及回頭,就被人一巴掌抓住頭髮打下去,才看到原來打我的人是我爸,他又要出拳揍我的時候,我拔腿就跑。沒想到,他衝去廚房拿了一把菜刀開始追著我砍,幸好我家的格局從客廳到廚房到房間是有門有窗相通的,我繞著這裡邊哭邊跑,跑了多久我忘了,直到我爸突然倒在地,那時候我才聞到他滿身酒味,嘴巴還一直念:「妳要是沒有考上第一志願就殺了妳」。家裡當時除了我和我爸,還有別人嗎?有,但是沒人敢救我!

是啊!為了不要被殺死,我每天一早就去補習班,拚命背書、拚命寫測驗試題,但我的內心好害怕好恐懼,可是我沒人可以說,我怕放榜那天就是我生命結束的時候。幸好有老天眷顧,讓我吊車尾擠進第一志願,而這位平常看起來不在乎我的爸爸,瞬間滿意的笑笑。「還好,我可以活下來了!」但爸爸有因為我考上第一志願而比較關心我嗎?也沒有,賭博在他心裡才是這輩子最重要的事。

原本他也要控制我,要我考師範體系的大學,但或許是我長大了,也或許是讀高中的這三年,我們並沒有住一起,讓我膽子變大了。最後我選了我自己喜歡的科系,他對我的懲罰是,再也不會花任何一毛錢在我身上。但我現在想想,其實從小到大他也沒有花什麼錢在我身上,但是他有教會我什麼嗎?有,他讓我非常討厭賭博,他還讓我知道想要活下去,就要讓自己變得有用,當時我只會讀書,所以我要拚命讀才能活。

無論是精神或肉體上的施暴,都會帶來難以磨滅的傷害。
(示意圖,Credit:Pixabay)

現在我成為媽媽,經營自己的家庭,婆家對我比我爸爸對我還要好。就當我以為我可以離開爸爸的精神暴力的時候,他一通打來要錢的電話,把我拉回那天被他拿著菜刀追著砍的晚上,感覺很差,恐懼指數很高。是啊,我大了他老了,不能工作需要生活費,錢如果是拿去買吃的穿的,讓自己過的舒服一點,我當然該給。但我好不甘心拿錢讓他去賭,我為什麼不能把錢留下來照顧自己的家庭?或許他從不覺得對我虧欠,不覺得賭博害慘我的家,不覺得拿刀砍我有什麼錯,但這就是家暴,一種精神施暴,當年如果有113,我會打,因為我要救自己。

如今爸爸快80歲,我不計較過去,但不代表我的心沒有傷痕。我希望我的故事能提點你,只要你覺得自己或他人正受到精神、語言、肢體的暴力對待,都可以打113救自己救別人,只有不姑息,暴力才能停止。

本文出自:黑面蔡媽媽    黑面蔡媽媽的臉書



黑面蔡媽媽

我是黑面蔡媽媽,前財經記者、節目企劃主持,現職二寶媽、專欄作家部落客,育兒路上常和小姐們把爸爸搞得火山噴發。當了媽才懂爹娘的辛苦,我決定和小姐們用健身、玩耍、搞笑為生活加油添醋,讓育兒路更健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