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酒肉朋友到志同道合的夥伴

AB寶上大學之後,各式各樣的聚會或活動愈來愈多,有時候她們事先探詢若假日我們不出門會待在家裡時,也會推掉一些邀約留在家裡,挑部電影全家人一起欣賞,然後在社區後山散步聊天。

A寶很煩惱:「我很想要有自己的時間好好看些書,但是難得的假期常常有許多朋友的邀約,總不能常常拒絕別人,但又分身乏術,爸爸,你有沒有什麼好方法既可以維持友誼,又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我哈哈大笑:「你開始有這樣的煩惱了?隨著你們生活圈擴大,若加上職場同事、客戶,以及從小到大在不同階段認識的同學,朋友,除了這些固定的關係,還有不斷參加的活動,研習以及社團所認識的新朋友,未來你們會愈來愈忙,所以的確需要一個與朋友來往的策略。交朋友一定會占用掉我們有限的時間,因為朋友必須定期聯絡或碰面,從不聯絡或很少聯絡的人不叫朋友,那叫陌生人或路人。不過若太勤於聯絡,耗掉自己進修、獨處或做其他事情的時間,搞得一事無成也不行。」

A寶有點急:「唉唷!我知道啊!所以才要問你嘛!」

我正色道:「首先要先做好時間分配,依各個學習成長階段的需求,約略估計每個星期或每個月可以花費多少時間在與朋友來往這個項目,現在你們與朋友聯絡的工具方便許多,除了必要時實際碰個面,平常可以透過網路與通訊平台保持聯絡。我建議最好定時定量,只在每天或每週的特定時間上網,最好是選精神狀況不太好或零碎時間,而且最好要用碼表定時,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花太多時間。至於實際碰面聚會也非常重要,有無數的研究都顯示,人只有在跟人面對面接觸,才會更有創意、生產力,也才會快樂,但是與人碰面又很花時間,所以要有策略的,以有限的時間發揮最大效果。」

A寶問:「有那些方法或原則?」

我回答:「首先要接受我們無法每一個活動都能參加,有些會撞期,有些時候也要懂得拒絕,當然,拒絕要注意不要引起別人的反感。」

B寶也有她的煩惱:「和朋友聚會閒聊時是很開心,但是若花掉太多時間,我又很懊惱,該怎麼辦?」

我笑笑說:「若能主導的話,把許多聚會集中在同一天,那麼我們就有理由趕場,不會在某個聚會拖太久,浪費時間。對了,當我們要趕場或提前離席時,挑選的時間點很重要,最好在大家氣氛最高潮,情緒最high時離去,那樣少你一個人時,大家比較不會在意,反過來講,當氣氛還沒熱,或已過高潮點,你的離席會殺風景,就會引起大家關注,留下不好的印象。」

停了一會,讓她們思索一下,我才繼續說:「其實跟朋友維持聯繫,我比較喜歡採取主動且正面積極的態度,而不是只跟著大家一起吃吃喝喝或喝咖啡聊是非。比如說,爸爸在服役退伍,到醫院上班然後跟媽媽結婚後,不久我們就在家裡辦讀書會,其實也不太算讀書會,反而比較像是讀人的成長團體,每月一次邀請朋友到家裡吃飯然後分享自己的專業與興趣,這個聚會我們命名為民生健士會,從第一次聚會連爸爸媽媽共11人開始,辦到第五年就有二百多個家庭的成員,後來會成立荒野保護協會,主要也是來自於這群朋友的相遇。」

A寶覺得不可置信:「太酷了!居然二百多人!我們家容納得下嗎?」

我笑笑說:「當然不是每次大家都會到齊,平均每次出席的大約有三、四十人,最多七八十人,是非常擠,但是擠有擠的溫暖與親切。其實除了室內的聚會之外,每個月還有一次到兩次的戶外旅行或參觀學習活動,最主要凝聚大家情感的應該是我每個月會出一期刊物,記錄大家的動態,由診所助理打字編排,用診所影印機影印,每期十二頁左右,將近兩萬字。當然,現在妳們有更方便的網路工具,不必像當年爸爸要自己裝訂,自己貼郵票,然後扔郵筒寄出。主辦這樣的聚會,爸爸只要每個月花三、四天的時間,就可以跟所有朋友聯繫一次,而且將我的老朋友及新朋友彼此都串連在一起,讓朋友們的關係變成網狀,牢固不易散掉,也不會跟某些人斷線長期失聯。」

B寶因為以荒野作為學校報告題材,所以曾看過荒野的資料:「我知道荒野創會的第一批志工大部分是原自民生健士會的朋友,但是為什麼荒野成立後民生健士會就停辦了呢?」

我搖搖頭:「不是立刻停辦,荒野保護協會是在民生健士會第五年左右開始籌備,之後又過了六七年,也就是我擔任了六年秘書長接著擔任理事長之後,因為荒野組織愈來愈大,我幾乎每個周末假日都要到全國各地參加荒野各分會的訓練與活動,所以民生健士會才改成不定期的聚會。我覺得妳們也可以仿效爸爸,將你們各階段的好朋友聚集起來,組織個讀書或讀人會。」

A寶點點頭:「你以前跟我們建議過,我跟妹妹正在籌劃中。」

我繼續說:「除了主動籌組這種較積極,且有結構性的聚會外,你們面對各階段的同學會或社團朋友們的聚餐聯誼,也可以扮演較主動的角色,比如事前的聯絡或當天的服務工作人員。爸爸在退伍後將近三年內,是許多同學朋友結婚的高峰,幾乎每個月都有幾次的喜宴要參加,吃吃喝喝很浪費時間,所以當時我就主動請纓幫朋友的結婚典禮過程或喜宴拍照片,我的想法是既然都撥出時間參加了,就順便做點事吧!當年沒有數位相機,拍照要相當的技術而且有成本的,那時爸爸因為正在學攝影並且有些還不錯的相機,更重要的是,每當婚宴結束後,總會主動沖出照片,然後買幾本相本,挑選出拍得不錯的,還加上些感性的文字,整理好,當作結婚禮物送給他們。」

B寶附合:「今年過年,秀棗阿姨到家裡來拜年時還談到,結婚快三十年,花大錢請婚紗公司拍的結婚照,婚後連一次都沒翻開過,但是爸爸幫忙拍送的相本至今仍然常常翻閱呢!」

我笑笑說:「當年我曾幫忙拍過的迎娶或婚宴照,大概有五六十場跑不掉,因為只要我出席,一定會主動幫忙拍,而且許多朋友也都像秀棗阿姨那樣表示感謝呢!這就是我剛才說的,也許平常朋友的吃吃喝喝閒聊我們沒空出席,但只要我們一出現總會想辦法幫大家主動做點什麼事,讓一場也許行禮如儀或平淡無奇的聚會,留下難忘的回憶或創造一些正面的價值。」

AB寶沉默不語,似乎想著她們在自己的朋友聚會中可以做哪些改變。

我最後提醒她們:「其實就算有許多聚會或活動我們真的幫不上什麼忙,也似乎無法主動做些什麼事,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在跟朋友的聊天中,透過主動提問,學到一些之前不懂的事,畢竟每個人生活圈不一樣,看的書看到的電影不一樣,一定有些事你沒接觸過的,所謂人脈,並不只是你認識那些人,而是你還得知道你認識的朋友有什麼專長,他們知道哪些訊息,以及他們還認識誰。好不容易彼此見面,若只是亂聊些有的沒有的,其實是有點可惜的!」

(以上文字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提供:李偉文的聞見思



李偉文的聞見思

我聞、我見、我思


發表迴響

19 Shares
Share19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