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親子手牽手:接受自己 對父母的愛恨交纏

下標題時,我猶豫再三,是否要用「恨」這麼強烈的字眼。但仔細想想,就是因為這個字眼對子女來說難以啟齒,才想刻意強調。除了在特定諮商情境中,這樣形容自己與父母的關係並不被社會普遍接受,加上許多對於關係的釐清或處理,還是朝向「最終要與對方和解」為最高前提。

當然,不是每個人與父母的關係都那麼糟,那不在這篇文章的討論範圍之內。我想說的是,有時父母有許多錯誤:他們可能虐待、忽略、拋棄、有不良嗜好,讓孩子無法得到應得的愛,甚至是最基本的生活。

身為旁人的我們當然可以說「父母也有無奈之處,他們可能在人生過程中也受了傷,無暇顧及他人」,但無論如何,他們的孩子身為最直接的無辜受害者,如果一直被要求去體諒父母這點,常常會陷入愛恨糾結的泥淖中,成為極大的痛苦來源。人生中最應該愛自己的人卻做不到,如果我們還是一直強調那個「應該」,對當事人來說更加痛苦。另一種可能是狀況沒有那麼嚴重,從外人的眼光來看是個「正常」家庭,但卻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因為一些教養方式、無心或有心說出來的話、價值觀有難以化解的衝突等,造成孩子們需要用一輩子來處理的議題。

每當有人問我:「妳媽媽對妳最大的影響是什麼?」我總是毫不猶豫地說:「對性的負面態度和貞操教育。」加上媽媽其實跟我感情深厚,我非常在意她的看法,導致我從來都無法正面看待身體。身體就是麻煩、性是骯髒的、被性騷擾或性侵害都是我的錯。即使多年來受到女性主義理論的洗禮,內心深處仍然清楚,這種從小建構的負面感受早已深入骨髓,我的身體無法自在。

這是無法跟媽媽談論的。這不是她習慣的話題,我很想問她:「為什麼這樣教我?」但我更恐懼她反問我:「妳為什麼做不到?」事情在這裡卡住了,我知道對媽媽來說,「好女孩」要保守、矜持,是一個「雙腿併攏手放膝上溫柔微笑」的形象,而我最想突破的就是這個。兩個彼此在乎的人在最重要的信念上背道而馳,雖說「愛」支持兩人維繫彼此的關係,但那種「不被自己愛的人了解」的悲傷,就是最大的矛盾衝突。

一直到我開始做性別教育,開始跟不同身分的聽眾討論這些負面經驗,希望大家不要重蹈覆轍後,有一天我忽然發現,我原諒了自己的這種矛盾情緒,內心深處我責怪自己:「媽媽連妳未婚生子都接受了,妳為什麼不能原諒她因為價值觀而給妳的貞操教育?」不是原諒媽媽,而是原諒自己責怪媽媽;我接受自己對她的各種情緒,我原諒了自己。

一個被愛養大的小孩,都可能會有這種傷。我常常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對從小沒被好好對待的「不孝子女」寬容一點、要求少一點、讓他們可以多為自己想一點,不要被那些沒有得到過,卻被賦予的責任給框限住?

後記:

這篇文章,大概是我跟編輯自我審查最厲害的一篇(偷笑)。

主要是露出媒體的關係。畢竟聯合報有特定的讀者群,有時候編輯的壓力可能超乎想像。這一年來我大約拿捏出一個尺度,我覺得我跟編輯隱然有個「溫和版說話」的默契,想要在說話方式被接受的方式設法挪動一點點這群很難被(我們)說服的人。

其實本來的標題是「接受自己恨爸媽的情緒」,我寫的時候就已經猶豫再三,覺得對很多老人家一定太強烈了,果然交了稿編輯就來敲了,「雅淳~~~」XD

就連舉例都用只拿我自己這種很溫和的例子,雖然也正好可以凸顯「被愛養大的孩子也有可能愛本身就是一種矛盾」,但其實我更想說的,像是被虐待的孩子、爸爸媽媽酗酒家暴的孩子、因為爸媽自己也有很多創傷議題而無法被好好照顧的孩子,這幾年來,隨著接觸這樣的孩子,或者以這樣的過程長大的大人,有多少的創傷與糾結,一邊恨著自己是這樣長大的,覺得為什麼該愛自己的人沒有好好愛自己,一邊又無法擺脫社會期待的「子女該是什麼樣」。很難接受自己的恨意,其實也是痛苦來源之一。

大概自我審查掉的是這些XD

(以上文字不代表本站立場)


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一個媽媽,一個小孩,還有性別的、多元價值的,家的樣貌。


發表迴響

0 Shares
Share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