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親子手牽手:考試的意義

這篇文章我要說的是考試技巧在考試中扮演多麼重要的角色。想想我們一路以來的考試經驗,不是這樣嗎?

有個限於篇幅寫不進專欄文章裡的故事。這篇文章寫到一半時,我帶著周米謎跟朋友去吃飯,講起這篇文章,也當過代課老師、目前在做體制外教育的朋友問周米謎說:「考試考不好,你會覺得怎樣嗎?」

周米謎說:「有時候會難過,因為會被同學笑笨蛋。他們會一直說笨蛋笨蛋。」

歐。我說,你才不是笨蛋呢,考試考不好的人不是笨蛋。她搖頭說:「但是XXX就是笨蛋,他也考不好。」(所以是自己考不好也可以批評別人就對了?XD)

「成績變成一種判斷人的標準」就這樣建立起來了啊。

我跟朋友說,我有一個也是批判一族的朋友還是會略盯孩子的功課,她的邏輯是:因為已經選擇讓孩子進入體制內,現在這種注重成績的取向,讓她還是決定要有所妥協,「因為不管是老師看你、同學看你、或你在學校會得到怎樣的對待,甚至你自己的成就感,都與這些息息相關。」

我不知道。我還在想,以及觀察。

還有,讓小孩跟其他大人聊天真的好重要,其他大人會問爸媽沒有想到的問題、有不同的視野,孩子也會給出不同的答案。

—————————————————————-
有一天周米謎很快樂地對我說:「我們健康老師說妳很不錯。」

什麼意思?我問。原來是健康老師帶他們討論「考試考壞了,爸爸媽媽會怎樣?」有的小朋友會被罵、被打;有些爸爸媽媽會說「沒關係,下次努力就好」;周米謎跟老師說:「媽媽說考不好的考卷才重要,因為才知道哪裡不會,需要再練習,考一百分的收起來就好了。」老師告訴她:「那妳媽媽很不錯。」

喜歡老師的周米謎因為覺得媽媽被稱讚了很開心,我卻陷入複雜的情緒。我說那句話是有其他意思的:考試考得好,有時不見得是你比別人強,而是有很多相關技巧可以練習。

例如你要學會在規定的時間內寫完考卷,上次月考,周米謎告訴我,她最要好的朋友在考國語時忘記某個字怎麼寫,下課鐘響了都還想不起來,急到當場哭出來。又或者你要知道某些考題的正確答案跟你的日常生活可能有所不同,例如考是非題「假日時,我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就算是事實你也要打叉。

這種考試技巧,我是被特訓過的。從國小六年級一直到國三,我都參加國語文競賽的注音項目,四年中有三年在全國賽榜上有名。一開始或許跟我是愛閱讀的孩子有關,但最後一切都基於訓練自己成為「九分鐘寫完考卷」的機器人。

首先,你當然要拿著字典背誦,記住艱澀的字例如「韯」、「鱻」、「祆」、「氙」怎麼讀,至於字義是什麼一點都不重要,因為只要拼得出注音就好。比賽規則是十分鐘內寫完兩百字,若同分就比速度。

能進入全國賽的選手,幾乎不可能有什麼念不出來的字,所以致勝關鍵在於一定要在九分鐘內寫完並以最快速度衝到台前交卷,勝負往往是零點一秒之內的事,甚至包括比賽座位與講台的距離都能扮演關鍵性角色。但最重要的還是「九分鐘內寫完」。唯一沒得獎的那年,是從單考注音改成字音字形比賽,我寫字的速度怎樣都無法練到可以九分鐘交卷。

當然,這是一場比賽,目的就是要贏,但我不知道一個贏的關鍵手法已經完全背離其目的的比賽意義何在;或者到底學會這些罕見字對我的人生有什麼幫助,頂多變成現在茶餘飯後娛樂朋友的技能:「沒有字是雅淳念不出來的。」

考試的技術,是要花大把時間反覆、機械化練習出來的。正因為我深諳此套訓練系統,更加無法說服自己如此要求小孩:這種反覆練習只會讓學習變得不有趣,並且在比賽、考試就是要贏的邏輯下,勝利的孩子因為這樣的成功連帶有了大人的種種偏心與特權,最後往往很難避免表現出自以為是和優越感,我到年紀很大之後,才開始反省自己對成績不好同儕的各種歧視,以及因成績造成的階級是多麼壓迫。

本文出自: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一個媽媽,一個小孩,還有性別的、多元價值的,家的樣貌。


發表迴響

0 Shares
Share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