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親子手牽手:跟孩子聊聊你的失戀

由於選擇單親生養,無可避免地,我必須從周米謎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跟她說明我們家的特別之處。我始終以「媽媽覺得我們家只有妳跟我兩個人比較好」解釋,在她長大的過程中,疑問和觀察增加,我也必須更詳細說明當中的種種緣由,因此爭執、分手、選擇等議題很早就進入了我們的討論。

雖然在情感議題上我一直對周米謎沒有什麼隱瞞,「不同人生階段有不同情人」這件事也誠實以告,但畢竟對幼兒而言,母親就只有「母親」這個角色,從前周米謎只對我懷孕之後的歷程有興趣。但隨著她上小學,理解因為人事時地物的轉變,會有不同的人際關係和生活圈,她對於「媽媽成為媽媽之前是什麼?」開始有興趣了:她會想要知道「妳跟我的生父因為什麼事情吵架?」或者「我的生父跟妳以前的男朋友,妳比較喜歡誰?為什麼?」諸如此類的問題。

我知道對很多人來說,這些都不容易回答:可能分手過程很不愉快、可能有很多不想面對的創傷或瘡疤,甚至大人覺得自己就是理虧的那個人,所以當事人常抱持「分都分了,就讓事情過去吧」的心情,或者選擇輕描淡寫的講述方式。

我們對戀愛成功常有一種「線性進程」的假設:兩個人可能因為不同的原因認識,隨著時間推演愈來愈了解彼此,成功的結局必然通往永恆,也就是結婚。

弔詭之處就在於此。我們都知道童話故事中非要王子跟公主幸福快樂地永遠在一起是危險的事,但普遍的價值觀卻又建構這種成功與永恆的連結;沒有通往結婚的愛情,都指涉了某種失敗。

但其實絕大部分的人,失敗的經驗量都遠超過成功。去年一個深知我此看法的學生初次戀愛,快樂地對我說:「我希望我們永遠在一起。」今年他憂傷地告訴我:「老師,我變成普通人了。」

我愣了一下才意會過來,雖然對學生正在經歷的痛苦感同身受,但還是大笑出聲。

我們是這麼地害怕失敗、悲傷、挫折、憤怒等種種負面情緒,所以一旦從失戀的狀態中走出來,就巴不得迅速把整件事拋諸腦後。但失戀往往是一個人能否用新觀點看待自己的重要契機,傷心痛苦的背後,其實還有當事人看懂了「這樣的關係其實不適合我」的正面意義。

所以爸媽們就大方地跟孩子分享自己失敗的經驗吧!孩子問這些問題,大人不要逃避,好好檢視自己過去的人生,不要覺得不知道情感教育怎麼教,負面經驗讓人更感同身受,並且爸媽自己也可以從「不能犯錯」的迷思中走出來,在想要嚴厲指責孩子的時候,想起自己年輕時也曾經這樣「傻」過。

 

後記:

這篇文章其實是想跟大人說「我們就從(自己想像的、肩負重大教育責任的)神壇上走下來吧!」。

身邊很多年輕時談戀愛談得跌跌撞撞的(老XD)朋友,甚至我自己就是啊。有時遇到邀講的老師跟我說「希望能跟孩子談談正確的感情觀」,我都很想大笑地說「可是我只有很多錯誤、偏執、失敗、傷害別人也被傷害的經驗可以分享耶」。

這有點開玩笑但其實不是。我覺得比起跟孩子們說你們應該如何理智,或者去說要怎樣才能得到永恆,不如去跟他們談大人曾經的失敗經驗。這樣的經驗常常重點都是脈絡與細節,誰最清楚,當然是當事人啊。

不過我絕對不是要大人繼續停留在詛咒對方多可惡、「去死吧!」這樣的層次。而是時間空間距離拉開,大人們比較有餘裕去思考這件事在人生中的意義,自己是怎樣走過來的,當年對待彼此的方法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也許你不見得能給孩子一個明確的答案,但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是只有一個答案,更好的方向恐怕會是「以前人為鏡╱鑑」。

而且孩子們會覺得這個大人更像「真實的人類」一點。上週四台大案發生當天下午,我在東華的課程剛好主題是性暴力,我跟學生們說我第一次性關係的細節時,大家有時笑了,有時發出難以置信的驚呼。我說「很吃驚老師怎麼會這麼笨嗎?就是這麼笨啊,而且你現在覺得不可思議,等你進入那個關係和情境,就會發現這才是常態。」

我說,這是我要一直講這件事的原因:我因為這件事痛苦了非常久,要讓這件事有正面意義,就是拿出來用,努力讓我的學生不要再因為這樣的事情受苦。(跟學生講的是這件事:https://goo.gl/ZefV5m

而且好好回顧自己的人生對大人也有好處啦(笑)。

(以上文字不代表本站立場)


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一個媽媽,一個小孩,還有性別的、多元價值的,家的樣貌。


發表迴響

0 Shares
Share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