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親子手牽手:跨越世代的恐怖童話

小木偶皮諾丘是大家十分熟悉的童話。

我小時候,非常害怕小木偶皮諾丘的故事。

會認字後,外公買了一套改編給兒童看的世界名著,供所有回外公外婆家的孩子們閱讀。印象中這部套書除了將故事改得較為淺顯易懂外,還加入了大量各式主要藝術流派風格的插畫,好讓小讀者建立對藝術和文學的初步認識。

當年的我愛不釋手,一直到讀了《木偶奇遇記》,我徹底被故事情節和插畫嚇壞了。故事中的仙女冰冷而嚴厲,皮諾丘犯了錯總立即受到懲罰,完全不顧他在街頭也被騙被欺負的處境。插畫的風格非常灰暗冷冽,包括表情嚴苛的仙女、狐狸和貓欺騙他時的邪惡表情、在遊樂園變成驢子後被凌虐被鞭撻,以及跟爺爺從鯨魚肚子逃出後遭遇大風雨的驚恐畫面。

小時候的恐懼來自:我不覺得皮諾丘特別壞啊!他本來也許很調皮,但在被狐狸和貓騙之前,已經準備去上學,而且被騙的原因是因為想送禮物給爺爺,為什麼還要經歷這麼多可怕的事?感覺就是仙女在背後作梗,要他承受如此折磨。現在唯一回想起來還帶點幽默感的插畫,是當皮諾丘一直說謊,鼻子愈來愈長,最後終於受不了說了實話時,窗外飛來一隻啄木鳥「咚!咚!咚!」地把他的鼻子啄短。其實那個畫面是被呈現得很可愛的,皮諾丘的鼻子甚至已經長出嫩綠的葉片,仍讓我覺得不寒而慄。因為圖畫裡的仙女沒有笑,並且教訓了皮諾丘:「你如果早聽我的,就不會吃這麼多苦頭了。」

長大以後看懂了,恐嚇小孩的教養方式古今中外皆然:小孩要乖、要聽話、不要貪玩、要好好念書、外面世界很可怕、「我早就告訴你了」。

說謊鼻子就會變長。

所以當周米謎幼兒園時捧著別人送她的《木偶奇遇記》央求我念給她聽時,我非常遲疑,主要是我想起童年時久久無法消除的恐懼,不希望她也面對相同狀況。我告訴她:「這是一個叫小朋友一定要聽話的故事,我沒有很喜歡。」但她仍堅持要我念。所以我儘量以歡樂的口吻講,甚至到鼻子變長那段,我開始演了起來:「米謎妳看,啄木鳥,咚咚!咚咚!」

我沒有注意到她臉上逐漸升高的驚恐表情,忽然她就以一種嚇壞旁人的崩潰方式大哭了起來。她完全沒辦法聽我在說什麼,只能一直大喊著:「媽媽,妳把這本書丟掉!丟掉!」已經忘記當天是怎樣安撫讓她平靜的,但一直到很後來,她在網路上看到各種不同的皮諾丘圖片都還是很恐懼。

這是當然的啊!大人不希望孩子的「說謊」,跟孩子自認為的是完全不同的。每個人每天都在說大大小小的謊,孩子也是。因為公廁太髒所以騙大人說沒有想尿尿、覺得食物不好吃所以騙大人自己吃飽了。以小木偶故事的邏輯,每個孩子都是壞孩子。

最近我和周米謎討論了為什麼有這麼多童話喜歡嚇小孩,我說因為大人希望這樣小孩就會乖,這個二年級的孩子說了一句睿智的話:「這樣小孩只會怕,不會乖。」

 

後記:

感謝前幾天網友在前篇文章的討論,讓我想起自己跟周米謎閱讀皮諾丘的恐怖經驗。真的非常謝謝!不過皮諾丘真的太恐怖了,沒事不要講給小孩聽(抖)。

(以上文字不代表本站立場)


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一個媽媽,一個小孩,還有性別的、多元價值的,家的樣貌。


發表迴響

0 Shares
Share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