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鍛鍊孩子的理性思辨能力:引導思考政治與社會議題

台灣父母:「政治議題很敏感,最好不要談。」

VS

荷蘭爸爸的真心話:「與孩子討論政治、社會議題,可以養成深度思考。」

政治社會議題該談嗎?要如何談?

實例:避談政治傾向的台灣人

二○○八年是我第一次在台灣碰到總統大選,選前某晚跟朋友聚餐,我雖然沒投票權,但也想追追選舉風潮,所以問了在座朋友:「這次選舉你們要投給誰啊?」一開口問這個問題,太太就在桌下捏我的大腿,好像我說錯了什麼。朋友也沒有特別回應,只是簡單回答:「還沒決定要投給誰。」這個話題很快就這樣帶過去,大家似乎不太喜歡談論政治。

飯後我問太太,為什麼大家好像不太願意討論總統大選呢?她解釋:「在台灣,很多人不太喜歡討論政治,像這些朋友,有的家庭背景泛綠,有的泛藍,開始討論政治就很容易吵起來,破壞吃飯的氣氛,所以大家比較會避免政治。」

經過太太解釋,我才了解原來政治在台灣算是比較敏感的議題,但心裡非常驚訝,特別是我這群朋友都受了很好的高等教育,照理說應該很有獨立思考跟判斷的能力,聽聽別人的想法跟意見實在無傷大雅吧?

再加上對我來說,個人政治取向與家庭背景,實在是沒有絕對關係的兩件事,因此這種「我投給誰,因為我們家都投給誰」的情況,對我而言非常陌生。

 

【荷蘭父母這樣做】重視培養孩子對各種社會議題的主見

以我家為例吧,我們家五個人的政治立場都不一樣。

每次荷蘭國會選舉,我爸通常投給比較保守的基督教派政黨,媽媽則支持左派的綠黨,姊姊跟爸爸政治立場較像,哥哥是右派自由主義政黨的支持者,我則比較擁護立場偏左的多元政黨。簡單來說,我家好像小小的國會,政治立場非常多元。

當然,我家政治立場的多元化來自荷蘭的多元政黨體系,每次國會選舉大概有二十幾個政黨參選,大部分政黨過不了投票門檻,所以選舉結果大多是八至十個政黨會獲得國會席次,再由幾個比較大的黨組成聯合政府。

但是,我家變成小小國會的另外一個原因,來自我父母對孩子培養對各種社會議題主見的重視。

荷蘭父母普遍對培養小孩的獨立思辨能力非常重視,他們認為教養孩子的目的就是要培養一個「經濟與思考獨立的社會成員」(也就是「大人」的定義)。隨著社會的變化,新的社會議題出現,民主國家處理新議題的方式便是讓全民參與,所以社會成員可以透過參與共同討論及投票,讓政治人物獲得人民授權之後進行立法並執行政策。

不過,社會中的新議題通常是很複雜且多面向的,社會的成員不只要能建構自己的立場,也要能接受別人可能會有不同看法,甚至有完全相反的意見。一個民主社會便是透過不同立場的對話,找出多數人可以接受的解決方式,這樣的對話品質越高,政策的素質也就越高。

荷蘭父母認為孩子應該建立自己的主見,要參與各種社會議題的討論,並在討論中清楚表達自己的看法,理解並接受別人的批評,進而從中截長補短,找出彼此的共同點。

出社會後,孩子不只在政治與社會議題上需要這種討論能力,職場上、家庭中亦然。能對各項議題建立主見並與人討論,是孩子成長中要學習的關鍵能力。不過,對我爸媽來說,除了要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還得維持家庭的和諧,避免大家為辯而辯,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為孩子製作簡潔易懂的新聞資訊,能降低孩子討論議題的門檻。

◎透過小而美的兒童新聞,讓孩子從小習慣接觸社會議題

要鼓勵孩子開始思考社會的重要議題,同時又要維持家裡和諧的關係,關鍵在於取得「良好的資訊」。這個部分很多荷蘭父母仰賴荷蘭電視台播放的《小孩新聞》 (荷蘭文是Jeugdjournaal)。

荷蘭《小孩新聞》成立於一九八一年,是特別為9至12歲的孩子製作的廣播新聞,報導的題目跟「大人」的新聞一樣,《小孩新聞》也會討論所有的社會大議題。《小孩新聞》的特殊之處有二:

首先,為了確保孩子理解新聞報導的內容,所以《小孩新聞》堅持用比較簡單易懂的語言。訪問政治人物時,也會要求他們盡量別用太複雜艱深的專用名詞,句子也不要太長,以免小孩聽不懂政治人物要傳達的訊息。

這種要求對大人也有幫助。荷蘭九○年代初期總理Ruud Lubbers的演講跟演說是出了名的艱澀難懂,當時《小孩新聞》就要求他盡量簡化,以便9到12歲小孩理解。一般的新聞節目因為做不到這樣的要求,因此《小孩新聞》反而是報導總理政策最清楚明確的媒體,所以其他記者也常常得引用《小孩新聞》的報導內容,以釐清總理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小孩新聞》第二個特別的地方在於對社會議題的切入點,很多社會議題對兒童生活及權益會有很大的影響,《小孩新聞》就會特別關注新聞的這一面。以最近歐洲難民危機為例,《小孩新聞》就會特別強調難民兒童到了荷蘭會遇到什麼樣問題,譬如說居無定所以及不能受教育等。

 

【荷蘭父母這樣做】與孩子討論政治,從不同面向挑戰他的觀點,養成深度思考及抓重點的能力

從小收聽《小孩新聞》,有了對社會大小事的基礎認知,大概10歲左右我爸媽就會開始詢問我們對新聞報導的看法,並且跟孩子人一起討論。

    爸媽討論的目的不在於說服我們某一個立場是對或錯,而是讓我們多思考那個議題的不同層面。譬如最近荷蘭有許多反對設立難民中心的抗議,如果我說自己支持設立難民中心,父母就希望我會進一步思考抗議者的看法:「如果那個人口只有六千人的小鎮,卻設立了可以容納一千五百人的難民中心,會對小鎮的日常生活有什麼影響?」如果我說自己支持不要設立難民中心,父母便會反問:「如果每個地方都不設立難民中心,難民要去哪裡生活啊?會不會反而成為社會問題?」

到了青少年時期,父母不只會透過這樣的問題鼓勵我們多思考各個社會議題的不同層面,而也會追問我們如何決定最終立場。如果背後想法的邏輯有任何缺陷,爸媽也會指出來,讓我們知道想法有一些不足的地方,要再好好想一想。

    對我父母而言,跟孩子討論政治並非單向的灌輸資訊,而是雙向的交流,因此爸媽也很歡迎我們詢問他們對各種議題的想法,樂意分享他們的思考過程,也讓我們挑戰他們的立場。

譬如說我爸支持的是偏右派基督徒的政黨,我則是支持左派的政黨,聽起來好像完全相反,但老爸卻很歡迎我探討他支持的政見與立場。透過長期深入的討論,我才感受到我們兩人對社會的關懷其實大同小異,因為我主張「幫助弱勢的程度,是一個社會文明的標準」,我爸則認為基督徒政黨的基礎之一是博愛,因此社會互助是重要的價值,從跟爸爸的對談,我學習到乍看之下完全相反的立場,其實背後也有可能一些相同的觀點。

我家三個小孩自小這樣被父母訓練長大,大家可以想像每天晚上我們家的餐桌有多麼熱鬧,三個孩子及兩個大人各自表述不同的看法,互相提問交流,我們自然而然地就學會了怎麼建立自己的想法,反省自己的想法有何優缺點,能聽出別人主張中的邏輯與道理,尊重別人的不同看法與立場,並接受別人對我們看法的批評。

我想我家每晚的「餐桌夜談」讓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社會議題不是非黑即白,往往有很寬的灰色地帶,需要透過大家不斷的討論來釐清,並找出最大公約數。

在這樣理性的思辨教育下,我家每個成員不只學會建立主見的能力,也培養出鼓勵討論社會議題但彼此尊重的氣氛。這種父母與孩子政治立場天差地遠的家庭關係,在台灣也許比較少見,但培養孩子獨立思考能力及接納不同立場的胸懷,是為了讓他在人生路上的每一步走得穩健有信心,也是讓孩子青出於藍的良好基礎。

本文出自:《荷蘭爸爸的教養真心話》/野人文化出版



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

In Books, We Trust. 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是具備年輕活力、知識深度、時尚特色的綜合性出版集團,涵蓋文學、人文史地、科學、商業管理、藝術、生活風格、親子教養、童書、健康醫療等領域。 堅信閱讀的美好與力量,認為好的閱讀作品來自於編輯與作者的共同創作,而出版的目的,在於重視每一個讀者的閱讀需求,開創多元的分線書系,為有特色的書籍發聲。


發表迴響

3 Shares
Share3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