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回家:一條傳承父親工藝之路

文/宋鬱涵
攝/柯易甫

靜靜坐落在松山文創園區內的「木匠兄妹」,是一個將木工手作的美好體驗,傳遞給大眾的品牌。同時,「木匠兄妹」的背後,也蘊含了創辦人周信宏返鄉傳承父親木作工藝、重振家中木工廠的理念與精神。

被時代淘汰的木工廠

1960年代起,台灣木工產業前景看好,尤其作為大本營的中南部地區,木材加工廠到處林立,見證了當時台灣木工產業興盛的光景。而周信宏家中的木工廠,甚至一度聘用了31名木匠師傅專門生產木頭窗花,年營收曾達新台幣2000-3000萬元。

然好景不常,父親的工廠還是抵擋不住台灣代工市場移轉至中國的趨勢,終究在十多年前,宣告倒閉。

隨著木工廠倒閉,周信宏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又加上負債,生活處境十分艱困。周信宏父母親為了維持生計,先是將「發財車」改裝成滷味攤和各式小吃攤,在中南部開著車到處做生意,也曾在夜市賣搖搖杯、滷味、烤肉、餅乾、蜜餞……等。即便嘗試過許多不同種類的生意,可惜卻都沒有起色。倚賴著小本生意維持生活所需,他們度過了5、6年勉強餬口的艱辛歲月。

就這樣,周信宏見證了家中木工產業的榮景,與衰落。

「你畢業後要做什麼?」 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

以木工為家業的周信宏,從小就被賦予「將來要接手木工廠」的使命。除了父母親的期待之外,孩提時期即與「木頭」為伴的他,也對木頭有著特殊的情感,一向認定著他長大後要走的路,就是要回家接手家中木工廠。

雖然如此,這看似明確的人生進程與未來方向,卻隨著家中木工廠的倒閉,一夕間化為烏有。

十八年前,周信宏正值大學四年級,那是即將畢業、踏入社會前的一年,也是最常被人問起「畢業後要做什麼?」的階段。

「你畢業後要做什麼?」對周信宏而言,這個在過去可以輕鬆回答出來的問題,現在卻有如一道巨大費解的難題,讓原本計劃著大學畢業後,要回到后里接手家業的他,有如突然失去重心般,忽然不曉得自己未來可以從事什麼工作。

於是,大學畢業之後,他決定先去當兵,後來也找了份穩定的工作。儘管在台北工作過了數年,他仍然將家中那個已經倒閉的木工廠深藏在內心深處,不曾忘卻那份要返鄉、復興木工廠的初心。

 

父親的沒落身影——「回家」的萌芽

在關廠的那幾年,即使周信宏的父親每天都要出門去擺攤,但他始終無法擺脫身為木匠師傅的「職業病」,仍然習慣每天早上八點起床,開啟工廠的大門。在周信宏當兵期間,有次放假回到家,碰巧撞見父親關上工廠大門後、面對著工廠嘆氣的身影:

「以前工人每天都八點鐘上班,所以只要八點一到,父親就習慣去看一看所有的機器,動一動、摸一摸。可是,又能如何?所有的工廠都空蕩蕩的,師傅跟工人不在,也沒有任何訂單。他關下大門嘆氣,剛好這一幕被我撞見了。我看到父親那很失落、無助的神情,我可以想像那種『辛苦了一輩子、終於要把自己努力的成果交給孩子,可是卻突然都沒了』的感覺,一定是很難過的。」

這一幕父親看著工廠嘆氣的畫面,促使周信宏下定決心要回家。那時候他就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得想辦法讓這個工廠重新站起來。

捨不得父親努力一輩子的心血受到當時台灣木工產業受外移潮的影響,周信宏感嘆地說:

「父親很努力,他不是不努力,也沒有偷懶。而是被日本客人帶去大陸設廠,專業技術被學走、訂單也都被搶走,就這樣瞬間什麼都沒了,台灣製造業的優勢一下子被這個大環境的常態所打敗了。」

 

家庭革命:一個家業復振的開始

雖然辭掉台北的工作回了家,復振木工廠卻是一條漫漫之路。當時,周信宏認為當時台灣的環境已經不適合再只是從事「製造業」,於是先向父親出了「開放工廠」的想法,即遭到父親強烈的反對。

「因為父親是老一代的製造業時代出生的,所以他認為工廠是最機密的地方,不可以公開讓人家看,他怕我們的技術被人家學走,尤其這又是他一輩子的心血。」

 

即使父親不同意,周信宏仍堅持著自己的想法,認為傳統製造業已無法在現今環境下生存,「產業轉型」將是必要的過程。

也因為如此,幾乎有快兩年的時間,周信宏和父親因為意見不合而僵持不下,甚至鬧到家庭革命:

「那時,父親從最應該支持我的人變成最反對我的人。每天晚上吃飯,只要我父親坐在那,我就不過去,只要我在那邊吃飯,他就不過來,因為我們很清楚只要一說話,雙方就會吵架。不過,即使鬧得很僵很難看,我還是認為我的方式是對的,最後,我決定用行動證明給父親看。」

 

在這樣的過程中,妹妹周佳惠一直擔任和事佬的角色,進行居中協調,因為「父親比較聽妹妹的話」。經過不斷的溝通,父親也終於不再只是反對,漸漸地,他也願意放手將工廠交給周信宏兄妹倆打理。

當時周信宏與妹妹先請父親幫忙打樣,累積了大概20多樣DIY的產品,拍攝後印製成DM,並且到鄰近的觀光景點發傳單。即便如此,父親仍不相信周信宏這樣的做法會奏效:「我們這種荒郊野外,怎麼可能會有客人找上門?」

因為一開始沒有名氣,加上「木匠兄妹」與美國樂團同名,時常造成許多誤會,以為他們要推銷演唱會門票,甚至也不時有人以為他們是「詐騙集團」。

 

「您好,我們是木匠兄妹,歡迎您來我們這裡做DIY。」

「木匠兄妹?那不是美國的樂團嗎?台灣沒有吧!」

「不是,我們這邊有個閒置的木工廠,可以讓您們來這裡體驗木作DIY的樂趣喔。」

「到一間閒置工廠做DIY?我看你們是詐騙集團吧!」

 

在「觀光工廠」、「文創產業」尚未盛行的年代,「木匠兄妹」體驗教學的推廣一直不容易。他們發了將近一個月的傳單,直到有一組家庭願意跟著他們去工廠,這組家庭在DIY體驗之後,回去便跟家人分享這次去后里馬場玩,卻「奇遇」木匠兄妹的故事。

隔了一週後,這組家庭便帶著姑姑一家人一起到「木匠兄妹」做DIY。這位姑姑當時在學校任教,便對周信宏提出了建議:「這樣導覽的行程和課程內容,很適合帶到學校來做戶外教學,你願不願意接戶外教學這樣的學生?我們可以帶我們班上的學生來這邊參觀。」這一席話,成為了木匠兄妹推行體驗教學的契機。

幸運的是,曾經擔任過「兒童節目企劃」的周信宏與身為「幼稚園老師」的妹妹,正好可以藉著過去與小朋友相處的經驗,幫助體驗教學的推廣。也終於讓周信宏與妹妹攜手,成功開啟了木工廠的大門。

「木頭」:童年記憶

對於從小就在充滿「木頭」的環境中長大的周信宏來說,木頭不僅僅是一種「材料」,而是某種與生命、日常生活緊緊扣連在一起的特別存在。

「從小我就在工廠裡面跑進跑出,因為父母親都很忙,沒什麼時間買玩具給我,我就自己拿工廠裡面的廢木料或者切下來的木頭,當作我自己的積木玩具。」

 

周信宏自幼即養成「自己動手做」的習慣。當然,玩具也不例外:

「我從小就是要什麼玩具、就自己做,父親請了許多木匠師傅,他們都是我的老師。」

一旦腦中冒出任何問題,他總是立刻向木匠叔叔們請教:「怎麼做玩具車的輪子?」、「這個三角形積木怎麼做?」、「怎麼把繩子穿過木頭?」;甚至,到了學校看到同學們手上的新奇玩具,放學回家後還會與木匠叔叔們一起研究如何自己做出來。



「木頭」——在周信宏的成長歷程中,無庸置疑地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而亦師亦友的木匠叔叔,則是可以將它變成神奇玩具的「魔術師」。木工廠是他的家、是遊樂場,也是滿載著兒時回憶的場所。在木工廠內的所有設備、器具他都認得,而縈繞在工廠內,那溫和淡雅的木頭香氣,對他來說,也是再熟悉不過的味道。

 

傳達手作的美好價值

「我希望讓所有的孩子養成動手作的習慣,我覺得這是在現在的社會是很不容易的事。」

談到木匠兄妹期望帶給孩子們的成長體驗,周信宏語重心長地說道:「因為生育率低,父母們總是比較愛護孩子,不捨得孩子們受傷。另一方面,也導致孩子們對於物質的需求是易如反掌。」周信宏希望,可以透過木匠兄妹這個品牌,讓「手作」的價值得以深深烙印在小朋友們的心中:

「我希望可以讓他們知道『木工』是很好玩的。已經不像以前父母親時代的傳統觀念:『不愛讀書,才去工廠做木工、裝潢』,我想要顛覆這樣的印象。無論是製作自己的玩具或是動手修繕家具,這些都必須從小培養與練習。而我也認為,作為父母親,應該引導孩子們努力追求自己的夢想、要為自己的未來去打拼,如果有想要的東西,不應該伸手跟父母親要,而是自己努力爭取』。」

 

透過幾年來的體驗教學課程,周信宏發現,小朋友其實自己也非常渴望動手作,只是「有沒有人給他這個機會」或是「激發他的興趣」而已。在許多小朋友身上,他清楚地看見了這樣的渴望。

採訪當天,剛好台中私立惠明盲校的小朋友來到木匠兄妹體驗木作DIY。周信宏說,手作課程進行當中,需要社工、老師們在旁協助指導教學,而木匠兄妹的教學人員也得配合著將教學節奏放慢、分解製作步驟,也因此相較於一般課程,這些小朋友們完成一件作品所花費的時間會比較久,但周信宏深信「這個過程對他們來說是美好的」:

「這群孩子們因為雙眼看不到,觸覺比一般小朋友更靈敏。這樣的手作過程是在學校裡不會教、也很難體驗到的,我希望可以將這樣美好體驗傳達給更多的小朋友。」

從小朋友們臉上的表情,周信宏可以觀察到,他們因為自主完成了一項作品、而綻放的滿足與喜悅。

 

回家之路

談到復振木工廠的心路歷程,周信宏重新檢視過往,坦承自己也有過多次想放棄的念頭:

「我這個人是這樣,對一件事情感覺『好像可以去做』,其實只要有7成的把握,我就會去做了。你問我有沒有想放棄的時候?會啊!當然有。那時父親的反對和困難的處境,我其實是很灰心的。但是,既然都開始了,我還是決定要走下去。」

「堅持」兩字談何容易?儘管復振木工廠的過程遭遇到許多挫折,甚至身邊家人也強烈反對,面對現實的兩難,周信宏從不願向處境妥協。或許這樣堅定的意志,才是讓木工廠成功再生的關鍵。

「木工廠是我成長的環境,我在這裡擁有許多的回憶。從小陪伴我長大的木頭,我希望透過這個品牌讓它以最真實的樣子呈現。我也希望透過手作體驗,向許多家長與小朋友傳達『動手作』的價值。對我來說,這就是快樂吧!」

透過木匠兄妹這個品牌,周信宏希望可以讓「木頭」以最原始的面貌,走進人們的日常生活之中。他堅持不添加任何色料,想藉由原木本身獨一無二的色澤、紋路,傳達更貼近人心的觸感與溫度。

回首這趟「回家」之路,雖然歷經幾番波折,對現在的周信宏而言,卻是「再純粹不過的快樂」。

 

▍關於木匠兄妹Carpenter

官方網站:木匠兄妹Carpenter
官方粉絲頁:木匠兄妹木工房

▍手作體驗:打造獨一無二的原木筷




發表迴響

60 Shares
Share60
+1
Tweet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