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羅寶鴻:從獨立到自主 孩子教養的必修課(上)

蒙特梭利專家  羅寶鴻

「其實我曾放棄過蒙特梭利教學!」

文/柯易甫
攝影/陳姿嫻

7月的艷陽下,蒙特梭利教學專家─羅寶鴻先生,從風城新竹遠道而來國語日報錄製專訪。如同戶外燦爛的陽光,專訪時羅寶鴻先生舉手投足間都帶著吸引人目光的感染力,幽默的談吐令人印象深刻,就像是一位天生的表演者,羅寶鴻先生展現曾為音樂人的表演力、及現為教師的熱情。

談起了過往心路歷程,身為AMI國際蒙特梭利協會認證導師、20年幼教經驗的羅寶鴻,說出自己也曾經歷過放棄理想的低潮,猶如失去舞台的歌手,夢想與現實的距離讓人既挫折又沮喪。

在追夢路上,難免會碰到使我們裹足不前的瓶頸,但唯有突破困境,才能繼續堅定踏上尋夢的路途。

 

從香港到美國─珍貴的異鄉經驗

「我是在香港出生長大念書的。我那個年代的學習環境,很像現在的台灣。家長們非常著重孩子的學習,十分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於是在這種焦慮下,孩子被要求在幼稚園時就要把小學的東西學好;在小學的時候,就能把國中的東西學好;在國中的時候就希望把高中的東西學好;在高中就一定要準備好大學的東西了。」

 

羅寶鴻出生於香港、成長於香港。中學畢業前,他已在香港接受了18年國民教育,隨後才在父親的安排下前往美國進修大學教育,追求更專業的領域學問。不過,對於當時身處的學習和教育環境,羅寶鴻其實有很深的感觸。

「填鴨式教育會讓你不知道學的東西學了有沒有用,還會自我懷疑,這代表你學的東西不是真正吸收的。」

 

羅寶鴻回憶起求學過往,覺得家長由於求好心切,總會督促孩子提早學習課程內容,以達到「先人一步」的優秀成績。但這種填鴨式的教養方法,反而容易導致年輕人出現「我要做什麼?」的自我疑問。

「先學再說」、「多讀苦讀才能贏人」、「成績至上」的學習環境,容易讓孩子在教科書、考試的疲勞轟炸中失去方向。學習,似乎變調成一場沒有盡頭的自我掏空和成績追逐。中學畢業後,在父親的栽培堅持下,羅寶鴻隻身前往美國繼續深造,而這趟美國求學之旅,異國文化造成的思想衝擊,大大地使他對「學習和教育」改觀。

「我去到美國之後,美國大學生給我的體驗就是:普遍都比我們更獨立、懂生活。台灣、香港的孩子,相較之下很會讀書,但被問到要去哪裡玩卻都不知道。為了想要放鬆,最後就是待在家裡打電動。」

 

在美國求學這段期間,羅寶鴻感受到香港、台灣學生與美國年輕人最大的不同在於「獨立生活」的概念。什麼是「獨立生活」呢?

「孩子獨立」是由於美國父母十分重視培養孩子獨立、負責任的態度,所以孩子從小就很懂得生活、很有自己的主見,在青春期的時候就會朝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對於大學要念什麼科系也很有想法。

而香港、臺灣的學生,羅寶鴻觀察到雖然香港、台灣學生在課堂上的數學、語言文法表現比美國學生強,卻往往不懂得「如何生活、安排生活」。

因為不「獨立」,接著容易因疏於表達而沒「主見」。沒辦法對生活細節發表個人意見,接著就容易對於「如何安排生活」相對不成熟。

音樂到教育  夢想VS現實

「我從小家裡就是充滿音樂的環境,加上進入中學到高中畢業這五年,都有參加樂團、所以我會彈吉他、鋼琴,也喜愛唱歌。報考大學的時候,當然就想要念音樂系。高中畢業後,我跟爸爸討論大學要念什麼系的時候,他問我:「你想讀什麼?」我回答說:「我想讀音樂」。爸爸接著回答:「寶鴻,要吃飯的。」我了解他的意思,他的意思就是「做音樂賺不了什麼錢」。所以我就說:「爸,如果我像你呢?學你讀建築系呢?」他就回答:「我不反對也不鼓勵,因為最重要的是你要喜歡。」結果我就不知道要讀什麼系了,因為爸爸不希望我讀音樂系。」

家庭,是影響孩子成長最深的源頭,從個性、價值觀,到興趣、志向等各層面,都有點點滴滴的累積。自小成長在充滿音樂環境的羅寶鴻,其實一直都懷抱著音樂夢,但在選擇大學科系時,因為父親的一句話,讓他的夢想碰到第一次的挫折。

對父親來說,「音樂」是賺不了錢、不穩定的志向,所以當夢想與現實溫飽碰撞時,父親給予的建議是別選擇自己擁有熱情的音樂系,這讓羅寶鴻剎時失去了方向。

採訪中,羅寶鴻微笑著說:「最後我大學讀到第三年才選擇了很多當時香港、台灣人出國喜歡念的系,叫做工商管理系。為什麼呢?因為當你不知道你想要讀什麼系的時候,讀一個跟賺錢相關的系就好了。但我還是念念不忘音樂,所以到了我畢業的時候,我拿到雙學士的學位,一個是工商管理、一個是音樂。不過我依舊很感謝我父親給我這樣的機會。」

在美國求學期間,羅寶鴻其實從未放棄自己的音樂夢,他嘗試了非常多與音樂相關的機會,如他曾擔任過三年的TVB電視主持人,也得過全美歌唱大賽冠軍。

縱使父親反對羅寶鴻選擇自己的志向音樂系,但遭遇追夢第一次挫敗的羅寶鴻,仍然盡力在夢想與現實溫飽間取得平衡。他一方面選擇「賺錢的科系」來維持傳統觀念的社會競爭力;另一方面,擇繼續燃燒夢想的熱力,學習並爭取音樂上表現的機會,最終成功以雙學士的學位畢業。

 

「如果現實會成為追求夢想的阻力,那是否該放棄夢想呢?」這個問題對很多人來說,都覺得是二選一的單選題。但羅寶鴻成功在夢想和現實溫飽間取得平衡,而且由於努力爭取表現,所以在大學畢業後,雙學士學位的他竟然意外開啟了追夢的機會。

「其實當時已經有唱片公司找我簽約,所以我才會來台灣。我要回來當歌手、要做一個音樂人了。但是回來之後,我卻不適應台灣的氣候,接著就開始生病,越來越嚴重,最後就變成氣喘,只能休息一陣子。在休息期間,我慢慢在觀看整個台灣娛樂界的生態,我發現我喜歡音樂、喜歡唱歌,可是我覺得自己好像不太適合在演藝界。」

香港出生、美國深造的羅寶鴻,為何會前來台灣發展呢?這是一個在受訪前就出現的疑問,畢竟離鄉背井工作,不是個簡單的決定。原來,羅寶鴻在美國擔任電視主持人及音樂比賽的表現,吸引了台灣國內唱片公司的注意,所以在羅寶鴻畢業後,即簽訂了合約,要幫他「出唱片」。

這真是個天大的好機會!對於自小就有音樂夢想的羅寶鴻來說,能被唱片公司錄用,開始錄製唱片、進入演藝圈表演,簡直是美夢成真。於是在仔細考慮之後,就立即前往台灣,開始歌手生涯。

但沒想到氣候的水土不服,卻成為羅寶鴻追夢上的另一個阻礙。先是感覺不適,接著生了一場大病,最後竟然演變成氣喘。聲音是歌手的生命,所以羅寶鴻的歌手夢也只能先擱置了。

「為什麼會這樣?」養病期間的羅寶鴻時常這樣問自己,好不容易跨過父親的反對,成功追到實現夢想的機會,為什麼又會碰到阻礙?但在生病的這段期間,待在台灣的羅寶鴻以旁觀者的角度觀察台灣演藝圈生態,同時也重新檢視自己是否適合娛樂圈,最後得出了自己「熱愛音樂、喜歡唱歌,卻不適合在演藝界」的結論。

難道音樂夢就這麼結束了嗎?殊不知,當上天關起了一扇窗,同時也為他開啟了新的一扇門。

「養病的這段時間,我發現台灣的親戚朋友都在做教育,尤其是幼兒教育。所以當我選擇不再往音樂這個領域走的時候,親戚就問我有沒有興趣來教育機構當老師,因為我在美國住很多年,英文很好又活潑,所以就邀請我進入他們的機構,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以美語老師的身分進入幼兒教育。」

由於親戚的邀請,羅寶鴻從音樂界轉而投入教育界。憑藉著親切、口語表達流利又活潑的表演天份,羅寶鴻很快就在教育界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接著由於受到肯定,所以他接手了一個幼兒園,開始經營並實現教育理念。就是在這個時刻,羅寶鴻遇到了「蒙特梭利」。

什麼是蒙特梭利教學法?

「談到蒙特梭利教育,大部分的人只會看到在這個教學方式中,有林林總總的教具可以給孩子操作,然後透過這些重複的操作、練習,可以培養孩子各種知能上、人格上的能力,但我覺得這些只是蒙特梭利教學能做到的一部分而已。最重要的是,蒙特梭利的理論能夠幫助我們了解不同階段的孩子,在不同階段身心靈的內在發展需求。透過了解孩子有什麼需要,並且在環境裡回應他們的需求,孩子的身心靈才會感覺到滿足、發展才會穩定,這就是蒙特梭利理論發展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舉例來說,如果我們要種植一株植物,我們知道它需要氧氣、陽光、水份、土壤,但這四者的比例是什麼?其實每一種植物都不一樣。我們不能把多肉植物和仙人掌混為一談,因為仙人掌只要很多陽光、少少的水就會長得很好,但如果多肉植物這樣養,大概兩天到一個禮拜就枯掉了,孩子也是一樣。我覺得很多家長的盲點在於,常常把孩子當成是大人的縮小版。當你念孩子的時候,如果講不聽,你就生氣;你生氣,他就更火,他很火,你就覺得他不講理;他不講理,你就去打他,一打他,他就被你影響到整個人格了。其實這都是因為我們不了解孩子在不同階段的身心靈發展需求。在不瞭解的情況下,我們常常錯會了孩子需要的東西。但當我們給錯孩子需要的東西,他就會像植物一樣發展不良,到頭來又被責怪為什麼發展不好。」

羅寶鴻猶記得自己第一次閱讀瑪利亞‧蒙特梭利博士的論文時,被其中對於教育的願景及她對兒童的愛深深打動而流淚,因此找到自己想追尋的教育理念方向。在完成一系列蒙特梭利進修課程之後,他開始將原本的全美語幼兒園轉型為蒙特梭利幼兒園,而且進入班級,成為第一線的教育實踐者。

(未完待續)

更多教養故事,請見「獨立到自主 孩子教養的必修課(下)」(預計於106年8月28發表)

羅寶鴻老師的粉絲專頁    羅寶鴻老師的《教孩子學規矩一點也不難》




發表迴響

664 Shares
Share664
+1
Tweet
Share
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