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羅寶鴻:從獨立到自主 孩子教養的必修課(下)

蒙特梭利專家  羅寶鴻

理想與現實的距離

「進入教育界第10年左右,我已經進修過2、3次師資訓練課程,而且已經把所有東西落實在教室中。操作上,所有教具就算閉上眼睛也能示範得很好;理論上,能落實的理念也都落實了。但是我看不到蒙特梭利‧瑪麗亞書中所說的自由、尊重及放鬆,我達不到那個境界。
我非常困惑,所以就向一個比我資深的主任詢問為什麼我做不到蒙特梭利所說的境界,結果他回答我:「理念跟事實是有距離的。」我聽到的當下感覺自己好像被當頭棒喝,但回家想三天,我還是不相信理念和事實有距離,我相信蒙特梭利的境界是對的。我不相信一個已經受歡迎一百年的教育方法,僅只是一個做不到的境界,我相信有問題的是我自己,我做不到。那時由於父親退休後搬來台灣跟我一起住,我希望有更多的時間陪他。加上感覺自己每天被綁在幼兒園這麼久,瓶頸又沒辦法突破,所以就決定要離開幼教業。」

 

懷抱著愛與關懷的理念進入教育界,羅寶鴻在經過10年第一線的幼教歷練後,雖然不斷的進修充實自己,卻還是感覺自己達不到蒙特梭利理論中的「理想」,這讓滿腔熱情的他十分沮喪。

加上父親退休後搬來台灣同住,他希望能撥出更多時間陪伴父親,而不是一直將時間花在無法突破的瓶頸上。就在這兩難的局面下,經過深思與考慮後,羅寶鴻決定暫時離開幼教業,好好思索自己未來的方向。

沒想到,機緣就在挫敗時來到。一個想像不到的機會,來到了羅寶鴻的門前。

 

「沒想到離開幼兒園之後,接到台灣一些老師打電話給我,希望找我當他們去美國考蒙特梭利國際證照的口試翻譯。結果我就在國際證照的考試上,遇到許多當代有名的蒙特梭利國際級教育家。那一年好像有18位台灣學員。他們針對蒙特梭利教育理論、日常生活、數學、感官、語文這五個區域都有口試,所以我就連續做18次的翻譯,得到很多別人聽不到的資訊。我很幸運聽到這些國際級大師連續五天講解最重要的蒙特梭利心法。聽完之後感覺整個人仁督二脈都打通了,思考的死結和瓶頸也突破了。

 

一趟意外的旅程,開啟了羅寶鴻全新的視野。離開幼兒園之後,羅寶鴻接到一群赴美教師的邀請,請託他去當口試時的即時翻譯。在這場蒙特梭利國際證照考試中,羅寶鴻前前後後做了18次的即時翻譯,聽到許多國際級的蒙特梭利教育專家講授蒙特梭利的理論精華、以及實踐的經驗。

這些寶貴的經驗讓羅寶鴻如醍醐灌頂,剎時瞭解了自己施教的盲點,也給了他無比的信心及再嘗試的勇氣。早上五點的飛機回到台灣後,羅寶鴻立即前往已經離職的幼兒園,希望校方可以再給他一次實踐的機會,因為這趟美國之旅學到了很多東西,他想要再次印證蒙特梭利的教育理念所言不假,甚至做義工也不惜。

  • 我更了解孩子的發展,所以孩子在我面前展現一些奇奇怪怪的樣子時,我不再覺得他們是故意的。
  • 因為我更了解孩子,所以我更願意接納,用一顆寬容的心去對待他們、有一個更寬廣的心去愛他們。
  • 我變得更尊重孩子,因為了解、因為接納、因為愛,我的教室改變了。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從音樂到教育,羅寶鴻一路走來,不斷碰到挑戰與反對。但由於自己的堅持加上把握機會,才能看到挫折過後的明亮,走出屬於自己的夢想之路。

給家長/孩子的話

「我希望孩子可以快樂的學習。學習是這樣的,對於有興趣的東西,孩子才會願意不斷去了解,所以如何引起孩子的學習欲望,我想這是一直以來教改的議題和方向。對我來說,我認為由於教育制度會不斷改革,所以希望父母在家庭裡面能多培養孩子獨立、自主以及負責任的能力。如此一來當孩子將來進入尚未完善的教育體制時,仍然能對自己的學習及成績負責任。」

「競爭力、品格力」一直都是臺灣家長們關注的教育議題。身為20年教育實踐者,羅寶鴻建議家長關注0-6歲的親子教養。因為培養孩子獨立自主,可以成為日後自我學習的堅實後盾。就算面對教育改革的變動,也能堅持自己的夢想,不斷尋求突破、勇於挑戰。

 

「給孩子拓展不同興趣是好的,但是不要忽略了孩子最重要的還是要學會如何生活。20世紀美國偉大的教育家杜威曾說過一句話:「教育即生活。」你所學的一切最重要是能幫助到你生活,才是有用的。」

 

羅寶鴻引用了20世紀美國教育家杜威(John Dewey,1859-1952)的名言「教育即生活」,說明教育擁有連續性以及實踐中學習的核心特色。杜威反對灌輸式的教育方法,認為教育應該不止於一個階段,而且主張從活動中學習,並且最終回歸到生活中。否則學習若讓人覺得學完就可以「結束了」,那就會失去連續性、終身學習、維持競爭力的優勢,而填鴨式教育下的學生,往往都想要盡快「逃離學校」。

 

我個人的看法是,你可以讓孩子接觸很多很多不同的東西,但是隨著他的年紀慢慢增長,我希望他有一門東西是能繼續深入的,能找到一個自己真正的興趣並且一直往這個地方鑽,最後甚至能成為在大學裡面主修的科目。如果能夠這樣,等到你孩子從大學畢業,他就是專家了。一門深入很重要,最怕的就是五花八門,但沒有一樣精通。」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家長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別輸在起跑點上,而且最終能達到夢想的成就。但過多的資源和介入選擇,反而會使孩子「放棄思考」,無法藉由自我反省思考找到方向,也容易因為過度呵護而無法自主生活。

回顧自己過往的學習歷程及教育的實踐經驗,羅寶鴻提供了蒙特梭利教學法的核心理論給父母們當作參考,同時強調父母(家庭教育)參與學校教育的重要性。希望父母們都能找到教養的平衡點,讓孩子自由、獨立的快樂成長,尋找到夢想的方向。

 

蒙特梭利問與答

獨立自主VS.規範限制

「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就像是鳥的兩個翅膀,是缺一不可的。尤其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佔70%,所以家庭教育一直以來都是我非常重視的一塊。我不是那種錦上添花,來告訴你孩子今天有多棒、做了哪些事情的老師;因為孩子的成長、學習的進度你會在他的日常生活中看到。如果你的孩子在發展上有什麼問題,我一定會馬上告訴你、跟你討論,因為通常孩子在學校出現一些平常沒有的行為時,其實都跟家長、家庭有關。」

 

「教養」是「教」與「養」的結合。而由於孩子與父母親的互動最頻繁也最深入,所以家庭教育是孩子學習、成長路上最重要的源頭。專訪中羅寶鴻老師表示,孩子在校園的行為表現,一定都會有源頭,而且異常行為一定也會出現在家庭的生活中。以他自身為例,曾碰過一位平常十分守規矩的孩子突然不聽規勸、老師前去協助還跑掉的情況。經過與家長溝通,才發現原來孩子的父親已經出國一個月。由於父親通常在家中的代表形象是力量和權威,當這個形象失去一段時間,孩子就容易作怪。經過與家長討論具體做法後,孩子的問題也很快得到改善。

 

老師一定要跟家長互動良好,才能夠真正幫助到孩子,比較可惜的是我常聽到家長跟我說,他們很想要多跟老師溝通,但老師都很忙。結果老師因為缺乏跟孩子父母的互動,所以沒有辦法全面性的瞭解孩子,以至產生於很多問題因為溝通不良而無法解決。逐漸的老師就貼了孩子標籤,家長也貼了老師標籤。其實這都是因為沒有做深入溝通才開始的,所以我個人非常著重溝通這塊。

 

偏見、貼標籤來自於誤解,而誤解來自於不了解。破解迷思和誤解,最好的方法就是溝通!所以羅寶鴻十分注重老師與家長的溝通。因為孩子在求學的過程中,其實生活的環境是家庭與學校各半,當孩子出現異常行為的時候,不可能只單方面的提供「特效藥」,一定需要老師及家長密切的溝通、合作,才能真正了解孩子需求,進而回應孩子的需要。

 

社會的縮影─混齡教育

「真實的社會就是一個混齡的制度,在這樣的混齡制度裡面,年紀比較小的孩子透過大哥哥、大姊姊,他可以學到自己依循的楷模;年紀比較大的哥哥姊姊,如果家裡面沒有弟弟妹妹,他也可以學習如何照料年幼的孩子。在這個團體裡面,我們更容易去推動兄友弟恭、友愛的觀念。這是第一個好處。

 

第二個好處是,混齡的制度能夠幫助學習進度不同的孩子找到自己的一片天,我們在自己國小的求學過程中,看到有些孩子是班上最優秀的,他常常會覺得老師教的東西早就學會了,但由於分齡的關係,這些學習能力很強的孩子沒有辦法跳到更上一級的班級裡面學習更高的知識,這會逐漸地讓他失去學習的動力。

 

舉例來說,如果你的學習能力較慢,三年級只有一年級的學習力,在現行的分齡制度下,就可能會有貼不完的標籤。但如果在混齡的環境哩,他可以學習屬於自己一年級的進度,而不是到了三年級,才跟他說不會再教他一年級的東西。如果我是一個烏龜媽媽,我生了一個烏龜孩子,當他走得慢的時候我要怪他嗎?分齡教育讓父母會感到絕望的就是這點。讓三歲的烏龜跟三歲的小白兔一起賽跑,這是很不公平的。所以我贊成混齡教育。在蒙特梭利的小學裡面,很巧妙地把一~三年級的孩子,四~六年級的孩子分開作混齡教育。因為6到9歲的發展和9到12歲的發展會不一樣。9到12歲孩子的發展會進入青春期前期,孩子們的展現也會不一樣。」

 

混齡制度是蒙特梭利教學的特色之一,其教育理念是希望在專業的蒙特梭利教師協助下,在如社會縮影的混齡環境裡,孩子能照著自己的發展性做學習的選擇,而非制式的平頭式教育。

在混齡制度下,同儕不再限於年齡相仿,孩子們能學習與不同年紀的孩子互動,學習到珍貴的「友愛」觀念。除此之外,羅寶鴻老師點出混齡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因材施教」,讓發展程度不同的孩子不會因為齊頭的學習驗收而打擊學習熱誠,真正實現「自由→自主→生活」的教育理想。

 

令人頭痛的情緒勒索

「兩歲開始的叛逆期,孩子都會覺得他可以用自己的情緒來控制全世界,因為他會發現當他自己有情緒的時候,身邊主要照顧者對他的態度會改變。譬如原本不行的事情變成行,原本不可以的事情變可以,所以當孩子有情緒的時候父母必須要有智慧,並且要有原則,不是孩子有情緒,就可以做一些不被允許的事情。」

 

教養方法一直都是家長們關注的議題,尤其是面對孩子的大吵大鬧,更是讓父母們挫折感十足。教育經驗豐富的羅寶鴻,也曾經歷過令大部分家長崩潰的「0~6歲狂飆期」。為此羅寶鴻提供了五點建議:

  • 同理但不處理

以溫柔堅定的態度保持高度EQ,陪孩子度過情緒高峰。

  • 不要坐以待斃

別沉默面對孩子的情緒。

  • 轉移注意力

適時引導孩子轉移焦點。

  • 不要威脅恐嚇

「你再不閉嘴我就要打你了」,恐嚇威脅是父母常用的情緒勒索方式,為得就是讓孩子能「乖乖聽話」。

  • 不要暴怒發飆

家長是孩子情緒的穩定者,別被孩子高峰的情緒帶著走。

 

「學習處理自己的情緒是人生必經的過程,現在的父母給我的感覺就是,害怕孩子生氣,結果反而害得孩子學不到處理自己的情緒。」

 

有限度的自由與規矩的權威是輔助孩子成長的兩個重要元素。權威不與怒氣、打罵畫上等號;權威不是情緒,而是原則。

過度控制的家長,常常會在不知覺的情況下「接手」孩子的選擇權。例如孩子生氣,父母就立即安撫,其實孩子就喪失了「處理自己情緒」的良好機會。

羅寶鴻老師的粉絲專頁    羅寶鴻老師的《教孩子學規矩一點也不難》




發表迴響

604 Shares
Share604
+1
Tweet
Share
Pin